亚太
广告
广告
天豪
1
2
广告
广告
站长

话题云

117

帖子

0

群组今日发帖

1

论坛今日发帖

5

动态

中国人疯狂涌入印度做博彩游戏,阿里和腾讯带头割韭菜


发表于 20-7-29 14:3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互联网风口起了,中国人疯狂涌入印度做赌博游戏,阿里和腾讯带头割韭菜! 现金贷市场可以冷冻,资本却不能停止流动。

印度锁国,放贷熄火。

很多出海印度的放贷者资金,要么需要偿付利息,要么需要抵御通胀,不赚钱就等于在亏钱。

这群常年在互联网淘金的放贷者,深知基于人性弱点设计的生意,往往存在暴利空间。通过互联网流量的推波助澜,暴利就能无限放大,从而造就财富奇迹。

于是,互联网+“黄、赌、毒”,进入视野射程范围之内。

“黄、赌、毒”,说着简单,落地实难。放贷者们调研一圈发现,想“黄”,没资源;欲“毒”,太风险;最终只能在“赌”上,做文章。

和现金贷一样,印度“赌博”法律也存在漏洞,线上“赌博”——真金游戏已是烈火烹油。中国互联网巨头玩家腾讯和阿里,早已携巨额资金入场。

榜样在前,中国放贷者们的镰刀,自然饥渴难耐,不愿错过这片肥硕的韭菜园。

于是,以“联运”换空间,以“流量”换时间,纷纷牟足劲,想要杀入“真金游戏”市场。

法律漏洞,滋生千亿美元赌博市场!

“在中国,赚暴利的行业,都写在刑法里;但在印度,赚暴利的行业,往往游离在法律外。”

“譬如:大麻吸食、贩售;枪支弹药制造、买卖;嫖娼、卖淫;线下赌博、真金游戏;高利贷……”

在林献贤的眼中,印度就是中国灰色产业的法外之地。

“在国内被禁止,但已成熟的商业模式,挪到印度来,往往可以焕发第二春。”

林献贤在现金贷行业已摸爬滚打三年有余,17年在国内掘到第一桶金,18年差点被逮进去,19年跟风转战印度。去年年底,他自己的盘子在印度上线。3月初,后台数据显示坏账率飙升。为保险起见,他决定除了已进件的,暂停其他外部流量。没想到,自3月25日印度锁国后,坏账一路走高,无奈之下,只好全面暂停放贷。

业务一停,资金光出不进,顿时让他焦虑倍增。

他放贷的钱,来自国内。和资方签订的对赌协议,有15%的保底要求,他个人还需要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如果这笔资金,没有赚到相应的利润,他要出钱补差;如果这笔资金,赔了或没了,他要连本带息一块赔偿。

为了不至于赔惨,暂停放贷后,他就一直在寻找其他赚钱项目。

4月初,他发现沉寂了小半个月的印度现金贷微信群,又活跃起来。无论是短信商、支付商还是贷超,都开始推广真金游戏。很多群的名称,标签也由“现金贷”改成“真金游戏”。以往为“现金贷”摇旗呐喊的大咖们,摇身一变,又成了“真金游戏”的布道者。

真金游戏,在很多国内人看来,就是“线上赌博”。

777.jpg

前几年“德州、牌九、炸金花、牛牛、百家乐、老虎机”等棋牌类游戏在国内也曾火热一时,造富无数先驱者;更早期的澳门赌场直播、真金斗地主、博彩和赌球赌马等,也是很多互联网平台崛起时的现金牛;后来这类游戏,都因涉嫌赌博而被禁止,央视新闻也做过曝光。目前唯有“房卡模式”的棋牌游戏还活着,时不时还会爆出玩家涉赌被抓的新闻。

国内对赌博的管制,未曾放松,在摸清操盘者套路后,打击也越来越精准。这就促使操盘者,不得不和现金贷的玩家一样,选择出海延续生命。拥有人口红利和赌博习俗的印度,成为很多资本的首选。

印度真金游戏分类

在印度爆火的真金游戏,按中国人的说法,就是“能玩钱”的手游。

在印度真金游戏分为投机类游戏、技巧类游戏和赌博。

在一些印度州邦,是允许赌博的,但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需要牌照。没牌照,就是违法。

投机类游戏,也被称作是概率类游戏,结果全靠“蒙”和“赌”,在一些州邦是不允许的,印度《公共赌博法案》也将其定性为赌博。譬如轮盘赌、宾果游戏、斗牛等。

技巧类游戏是指玩家凭借技巧取胜的优势大于概率优势。通俗点讲,就是有技术含量的游戏。譬如手游中的板球、赛马、扑克和卡隆撞球等。这类游戏在印度大部分邦都是允许的,也不需要任何牌照。技巧类游戏,在印度又分为幻想体育类游戏、拉米纸牌游戏和其他技巧类纸牌游戏。

目前业内说的真金游戏,往往指的就是技巧类游戏。

印度真金游戏市场分析

(一)赌博也可以“合法化”

在印度,几个世纪以来,赌博都是合法的。

直到1867年,英国殖民者颁布禁令,除了赛马、彩票和某些纸牌游戏外,禁止了一切赌博。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禁令也慢慢松动,果阿邦和锡金邦就采用发放赌博牌照的方式,解开了禁令。

同时,在印度“禁赌”法令中也存在漏洞:印度宪法允许州政府将游戏置于赌博禁令之外,前提是这些游戏需被认为是基于技巧取胜,而不是基于运气。

这也就为技巧类“真金游戏”提供了生存土壤,只要以“技巧”做套,“赌博”就可以合法。

(二)千亿美元市场

据财联社报道,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2018年,印度真金游戏行业整体收入规模由800亿卢比增至1427亿卢比,年增速约78%。

据权威报告估计,印度人每年在赌博游戏上的花费占到300亿美元。

据《印度斯坦时报》2016年报道,印度非法体育博彩市场每年能吸引到1500亿美元。

毫无疑问,印度赌博市场,是一个潜藏着千亿美元规模的巨量市场。

(三)海量用户:

印度13亿人口中有超过三分之一是互联网用户,其中大部分是手机用户。

同时,印度还是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手游市场,用户规模约3亿。

根据毕马威和印度体育游戏联合会的报告,印度真金游戏用户在2018年突破7000万,印度玩家去年的支出约为17.3亿美元(约合1188亿卢比)。

(四)中国资本与印度真金游戏的关系:

2014年,印度真金游戏迎来第一波小爆发,源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彼时,印度手游市场主要被海外游戏占据。譬如,美国Zynga旗下的博彩游戏《Zynga Poker》,自2012年进入印度市场,一直畅销多年。

2015年底,不少印度本地厂商看到商机,纷纷开发真金类游戏,依靠对本土用户需求的精准把握,本土真金游戏杀出重围,占据小山头。但90%的手游市场依然被海外产品占据。

在2016年,印度手游收入TOP10榜单中,有4款真金类游戏,除ZyngaPoker外,其余三款都是印度本土游戏。

在印度2017上半年畅销榜单TOP10中,有4款真金游戏,其中三款来自本土,《Teen Patti》、《Teen Patti Gold》、《UItimate Teen Patti》三款印度版炸金花游戏,吸金力超强。

tou.png

也就是在2015~2016年间,不少中国游戏巨头看好印度真金游戏市场,纷纷杀入。

但在2017年上半年,中国真金游戏厂商又纷纷败走。

据2017年数据统计,彼时印度市场超过50%的真金游戏来自本土,其余则来自俄罗斯、美国等国家。中国真金游戏能分到蛋糕的很少,DroidHen发行的《德州扑克达人》是少数中的少数。

中国资本败走印度的原因在于:

一是文化差异,中国真金游戏在印度水土不服;

二是印度真金游戏同质化严重,竞争激烈,非精品很难出头。用户已完成初始教化,劣质产品生命周期缩短。

三是真金游戏吸引力下降。手机配置升级,游戏体验感提升,用户越来越倾向于沉迷深度游戏,而不是轻度的真金类游戏。

据2017年数据显示,相比2016年同期,印度手游TOP100中真金类游戏数量明显下降,由16款降至9款,其中印度本土游戏数量就减了一大半。

这也就造成印度真金游戏市场,强者恒强的局面,新入局者需要打造契合本土玩家的精品,才有分蛋糕的资格。


3D.jpg

2019年印度游戏市场数据显示,真金游戏依然是印度最赚钱的游戏。其中以纸牌和老虎机最为畅销。然而,在纸牌类中最成功的Teen Patti 游戏,依然是本地公司Octro 旗下的《Teen Patti》。除此之外,目前潜力最大的Fantasy Sports(幻想体育)手游,占据市场大份额的,依然是印度本土最大的幻想体育平台Dream 11。

植根本土,强者恒强,强者通吃。

2015年~2016年考察印度市场的中国资本,想赚的是快钱,自然没有精耕细作的打算。撤离,就是最好的止损。

这可以算是,第一波中国资本投资印度真金游戏潮。

都想割韭菜,谁才是持刀者?

2017年,印度真金游戏市场,是被中国资本冷落的一年。

但到了2018年,印度真金游戏又成了中国资本的香饽饽。

为什么呢?

林献贤说,“业内都传是因为莫迪宣布废钞令,使得印度线上支付爆发,继而促进真金游戏再次焕发新生。”

但是,印度废钞令是2016年11月8日宣布的,如果线上支付兴盛真能促进印度真金游戏爆发,那也会是2017年爆发,怎么会延迟到2018年。

真正的原因是,2018年8月30日,中国教育部会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八部门制定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其中有关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的规定。同期进行的还有游戏版号冻结。这些明面出台的政策,是对正规游戏的打压。还有很多非明面的操作,则是对赌博游戏(真金游戏)的精准狙击。


据国内棋牌游戏从业者苏巍向见时财经透露,2018年国内严打,涉嫌赌博的棋牌类游戏经营者,纷纷逃往越南、菲律宾和柬埔寨。在四川,很多年流水过亿的盘子,不得不通过“跨境遥控”偷生,即运营团队在海外,盘子在国内。不过,也没撑多久,最后还是消失了。

正是因为这波严打,国内涉嫌赌博的游戏被判了死刑。资本不得不寻求新出路,于是从2018年-2019年再次选择流入印度真金游戏市场,促使印度真金游戏迎来新一波的爆发。

2020年,因受疫情影响,全球线下经济凋敝,线上经济备受热捧。印度真金游戏又迎来新风口,其中尤以中国出海印度的现金贷机构最为热切。

但是,中国资本的热切,是否能换回等量的市场回报呢?

对此,苏巍表示不看好。

“如今的真金游戏市场,已不是几年前的市场。但国内的分析,还是基于前几年的数据。”

“印度市场的优势,在2015年、2016年就有,为什么2017年中国游戏厂商还会纷纷败走?”

“在国内做棋牌游戏的人,出海印度都失败了,做现金贷的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跨界成功?”

对此,林献贤也比较悲观。

在和资方的沟通中,对方明确表态:投资他,是基于他前期在国内操盘现金贷的经验和成功案例。如果他转做陌生的真金游戏,资方或会考虑抽离资金。

经和多个现金贷甲方沟通,见时财经发现,目前在出海印度的现金贷从业中,做“真金游戏”,还是“雷声大,雨点小”。

有甲方坦言,“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都没有直接推自己的真金游戏,而是选择通过投资印度本地真金游戏来入局。就表明,这个市场的隐形门槛比较高,即使是巨头撑腰,想要出头也比较难。”


qiu.jpg

目前,国内比较熟悉的,Adda52,成立于2011年;获得红杉资本投资的Octro,成立于2006年;腾讯2018年投资的Dream11 Fantasy平台,成立于2008年;有阿里和软银背景的游戏平台“Paytm First Games”,在2017年进入市场。

这些数据表明,台面之上的“真金游戏”市场,已被巨头占据和瓜分。这和2015~2016年的局面是一样的,新手想要分一杯羹,就需要打造契合本土玩家的精品来破局。

现金贷从业者要赚的是“快钱”,自然不可能去做“精品”。

何况,大部分人本就没想做“真金游戏”,而是想借助真金游戏的壳子,做台面之下的游戏,即“线上赌博”。

据林献贤透露,自“真金游戏”在圈内火了后,前期风向在引导现金贷甲方自己运营,但慢慢的风向开始引向“联运”和“导流”。

有真金游戏操盘者向林献贤表示,现金贷用户和赌博用户高度重叠,目前不能放贷,与其浪费,不如将平台上的用户导给他。

对此,林献贤表示拒绝。

因为他发现对方做的并不是“真金游戏”,而是“线上赌博”。并且计划在“养肥用户后,精准收割”。

据苏巍透露,前几年国内的棋牌游戏之所以名声差,很大的原因就在于,很多小平台并不是真正意义的坐庄,而是直接控盘。

平台在后台,不仅可以设置每个用户赢钱的几率。针对重点用户,还可以控制用户牌面。也就是平台想让用户赢,就赢;想让用户输,就输。同时,还配备美女客服,不断给用户下套,让其不断入金,养肥就宰。

这种“养肥收割”的模式。林献贤是比较排斥的。

并非出于道德和良心,而是基于风险考量。虽然在印度做现金贷和真金游戏都是钻法律空子,但“钻空子”也就表示“不违法”,而“线上赌博”一旦坐实是“赌博”,就是违法的。

若现金贷平台真把用户导给“线上赌博”平台,它们把用户收割后,平台关闭,用户也就找不到了。但用户是可以找到现金贷平台的。

在印度大部分邦,做“真金游戏”不需要牌照,可以做到没有真实信息泄露。但现金贷平台需要NBFC牌照,也就意味着官方有挂名,用户一找一个准。如果用户损失比较大,报了警,警察顺藤摸瓜,搞不好就要拿现金贷平台来顶瓜。

在出海的道路上,没有朋友,只有利益。林献贤说,越是习惯割韭菜的人,越是害怕被反向收割。

据苏巍透露,在2018年,国内棋牌游戏遭受监管重点打击的时候,从业者人人禁声,亡命逃窜;服务商敲锣打鼓,招徕新人进场。

利益,让人心躁动。

没有谁对谁错,只有收割与被收割。

只是,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是持刀者。

(文中皆为化名)












20-7-29 14:36:30 楼主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