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
广告
2
乐博3
乐博
站长
站长

《东南亚往事之我是卧底》56


发表于 20-8-5 14: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6

“你这家伙真的够狠!短短三天,杀人,强奸,绑架,一样不少!我早该想到你就是罪魁祸首!”海洋大厦楼下奶茶店内,西山一脸奋恨的道。
夏一则面色平静的道:“放心,我做的滴水不漏,你抓不住我的!”
“五个人有三个人都是越狱逃犯,夏一啊夏一,再纵容你下去难以给受害者一个交代!”
“我这一切是为了给陈厅长报仇,原谅我不择手段!你想抓我的话尽管想办法,但是在南泽一事上,我们是有共识的!西山,你应该不会这么不明事理吧!”夏一警告道。
“你想知道什么?”
“西蒙的新闻发布会,你肯定也秘密参加了!真的只有新闻上的那些内容吗?”
“除了这个,还有他自身的事情,西蒙有预感可能这段时间会有人害他!”
“看来我猜的不错!还有个事想和你商量,如果将这几宗恶劣的案件闹大,以此让国内外的媒体全面关注,会不会……”
西山反对道:“不可能!这样的话治理菠菜早就不是个难题了!西蒙同样是个贪婪的人,这里菠菜业对他来说等于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如果事情闹大了引起国内外关注,菠菜业面临倒塌,西蒙就等于被卸职,所以就算有再大风险,他也会尽全力保护这些的!”
“我明白了!”夏一点了点头。

夏一一直有个问题,就是离岸菠菜一直以来都是弊大于利的,不仅让犯罪率飙升,而且也是两国关系矛盾来源之一,按理说政客就算是再想拿这产业当肥肉也不可能纵容下去,起码明面上强烈反对,但是西蒙不一样,他不是政客,他充其量是个黑白道通吃的商人,所以自然就为政客背了黑锅。
当两国都在训斥中国菜农的时候,西蒙便首当其中的陷入人人喊打的口水战之中,可他压根不在乎,原因很简单,有钱赚!
总之,胜利的天秤看似倾向于夏一,实则不然,尤其是听了西山的一番话,更是断定,南泽的目标在于西蒙。
“总之,一码归一码,你想通过法律手段抓我无所谓,反正我已经蹲过一次了!但是别忘了我们的初衷,南泽才是我们的目标!玛丽,陈厅长!他们的死我一直记得!”
西山郑重的点了点头,随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昨晚的新闻发布会,西蒙的儿子也来了,由于我是便衣,他希望我也想办法照顾他儿子,只不过身份特殊,对外人都是保密的,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他儿子是学政法的,一表人才,是一个有正义感的政法先锋!本身就对西蒙维护菠菜相当抵触,说不定可以说服西蒙,加快进程,强行关闭海洋大厦,这样就可以反将一军!”
“对呀!为什么一定要把重心放在牌照上呢,搞掉海洋大厦不也一样能干掉南泽吗?”夏一恍然大悟。
“国内警方现在已经对南泽表示怀疑了,只要海洋大厦一倒塌,南泽必然会被遣送回国,落地就会迎来警察的关照!”

“好,引荐西蒙的儿子的事情,拜托你了!”
西山环顾了下四周,确定没可疑的人,他才把字条递到夏一的手心里,嘱咐道:“这上面有联系方式,不过最好不要提我名字!就这样了,下次再联系!”
夏一突然认真的道:“对不起了,西山!”
“你对不起的是受害者!算了,最起码你能坦白!你知道吗夏一,你相当于影视剧里亦正亦邪的角色,对于有些事情,不要太过不择手段!虽然我在你面前不是什么前辈,更没资格灌输什么狗屁鸡汤,不过最起码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听了他的一番话后,夏一面色复杂的看着他,西山是他在国外遇到的唯一一个不自私的人,这就意味着他是个相当值得信赖的人,他的一番话也真心实意为自己好。
一个不自私的人,无论他性格如何,是个什么样的人,最起码能够让人放下戒心。
“行了,我走了!”西山拍了拍他的肩,刚走出门外,这个时候突然发现了什么,像一只离弦的箭似的飞奔出去。
“站住!”西山边跑边摸后腰,摸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是便衣,身上没有带枪,干脆赤手空拳的追上去。
不用说,他发现了造谣生事的犯罪嫌疑人,虽然停滞了一年,但好歹也是经受过高等警校培训过的警界人才,身体素质仅次于前特种兵出身的东胜,惊慌失措的犯人根本跑不过他,只见西山一把就将他扑倒在地。
“跑又跑不过我,何必呢!”

“你……”
“便衣!我可是找你好久了!”
一个漂亮的擒拿就把他牢牢所住,动弹不得,西山轻松无比,甚至还能腾出一只手来打电话。
这时,本以为被锁住的罪犯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竟然一下子挣脱了西山的束缚,接着从口袋掏出一把弹簧刀,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西山突然发现,这个人其实就是来针对他的!
西山一只手在抓着他,另一只手还在拿手机,根本来不及反应……
“扑哧!”只见这把刀已经牢牢地插进了西山的心脏……
“找到了!”重案组,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成员充满惊喜的道。
“找到什么了?”
“南泽的住址!”重案组接到消息,警局附近一个住宅区内,一名业主例行收房租,可他的房间怎么敲门都没人应,无奈打开门后发现,屋子里内到处都是实验器材!
这名业主害怕是制毒道具,于是选择了报警。
“这样就说得通了!”重案组组长灵光一现,“凶手杀害陈厅长的方式是用注射器注入毒药,然后退下天台,既然查不到原料所在,那只有一种方式,就是凶手可以亲手制作!”
“化学天才吗?”一名组员问道:“可是陈厅长是缉毒警出身,身手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匹敌的!想要把注射器插入他的动脉中,难上加难!”
“因为这个人和陈厅长是旧识呀,所以我才肯定南泽有很大的嫌疑!”

“我们破解了刘建明刘厅长生前的加密档案,这个南泽确实是他手下的四个学生之一,当时陈厅长作为他的搭档,自然也是认识这几个人的,但是除此之外所有信息都是保密的,尤其是这个南泽!”
“房屋业主提供了当初南泽租房的身份证复印件,我们发现根本没这个人!”
重案组组长眉头紧锁,手里攥着刘建明生前的加密档案,仔细阅读了好几遍,恨不得把头都埋在这些文件里面。
“东胜,北岛,西山,南泽……已知的只有西山…..”他喃喃自语道,“如果要完成入侵监控加上杀人,一个人是不够的,而且还需要足够的黑客设备,要么就是团伙作案,要么就是这个人精通化学和黑客技术,身手还远超陈厅长,可是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人……”
“难道东胜和北岛也都参与了?不可能!东胜是越狱逃犯,此时应该在东南亚某个地方做缩头乌龟,排除了东胜,再把北岛看成是黑客的话,那必须还需要个杀手,这个犯罪小组才成立!”
重案组组长头都大了,人物身份未知,作案动机未知,仅仅只了解个杀人手法,这几乎可以成为本世纪最难侦破无头案之一了。

姑娘不在,上九天揽月去了~
20-8-5 14:24:46 楼主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