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
广告
广告
天豪
2
站长
站长

《东南亚往事之我是卧底》57


发表于 20-8-5 14: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7


夏一已经察觉到了异样,待到他赶到的时候,西山已经停止了呼吸。
“不不不不,你不会死的!枪林弹雨都没事,何况仅仅抓个贼!”夏一接受不了现实,强行欺骗自己,不顾染满全身的血渍,抱着他不停地摇晃着。
“你醒醒啊!你还有老婆孩子,你才刚结婚啊!孩子还没出生,想让他从小就没爸爸吗!”夏歇斯里地的呐喊着,就算是冷漠的旁观者,内心都有些触动。
救护车变成了警车,将已经冰冷的西山按程序带回去调查。
西山本来已经收手不做了,又有了美满的家庭,可没想到竟然落得了客死异乡的下场。
夏一不知做错了什么,和他亲近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
南泽不知何时来到了他的面前,这是回到马尼拉后两人第一次见面,然而却是因为这个事情!
“马尼拉百分之八十的恶棍其实是我培养出来的!不过这些人仅仅只能算人渣而已,只会用暴力蛮力的懦夫!别说食物链的顶端了,连屁都不如!一个个失败的作品!”南泽不屑的道。
“你是来嘲讽我的失败的吗?”
“不,我还没那么无聊!想想看吧,你的人,北岛和西山,一个是为了给陈厅长报仇,一个是为了抓恶棍,还有天佑那些人,只是为了利用你!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和你一个想法的!都是为了共同的利益而走到一起,充其量只是合作,自然会出现许许多多矛盾发生!但是我和你不同的最大原因就是为我做事的人是对我的畏惧和崇拜,最起码这些人不会各怀鬼胎!”
“那玛丽呢,玛丽最后的反抗你怎么说?”夏一质疑道。

“其实那也是我意料之中的!没有玛丽就没有那个监控录像,你坐不了牢也就意味着会被柳桐那些人追杀干掉!”
夏一愤恨道:“西山拿你当兄弟,你竟然找人杀了他!别忘了他还有新婚的妻子和未出生的孩子,本来他早已辞职了,你的目标在我,冲我来就是了,用得着赶尽杀绝?”
南泽突然大笑道:“你跟我讲道德?你放出这么多人渣,间接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反过来跟我讲道德了?我没听错吧!对我来说人和人都是一样的庸俗懦弱!拜托你仔细想想,你和我又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对,我和他又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南泽的这番话仿佛对夏一敲响了一个警钟,头脑里一直有这个声音回响着,仅仅是对付南泽的一个计谋,就间接害死了那么多人,又有何种理由来指责南泽呢?
南泽视人命如草芥不错,可是自己不也是这样吗?
南泽继续说道:“不过说实话,我都没想过他会干掉西山!算了,无所谓了!夏一,好好想想我说的这一番话吧,当你想通了的那一天,你会很感激我的!”
中国的便衣警察西山竟惨死在菲律宾,这一记重磅消息在警界立马传开,但由于他是便衣,一切行动都要保密,任何消息都不敢公开,尸体也在当地秘密处理掉了,甚至连个正常的坟墓都没有。
英勇抗击不法之徒的人民警察,连死后都在保护国家机密!
西山美丽的妻子还在等着他回家的那一天,没想到带回来竟然是壮烈牺牲的消息!当民警硬着头皮把这件事告诉她的时候,她感觉天都塌了,晕倒在地,差点连孩子都没保住!

夏一感觉眼睛涩涩的,想哭又哭不出来,西山也是受害者之一,也是被他间接害死的!连南泽都没打算要杀他,却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西山的身死给夏一一个重磅的打击,此时甚至连对抗南泽的心思都没有了,每次一想到西山惨死的身影,一想到他新婚的妻子的痛苦,他甚至都想以死来谢罪。
这一仗,他是彻彻底底的败了,不是败给了南泽,而是败给了自己。
北岛还未得知西山的消息,跑来还想和夏一商量点事情,看到他落寞的表情,一眼就看出来不对劲。
“发生什么事情了?”
“西山……死了!”
“什么!”
北岛大惊失色,西山的身死似乎在标志着,他们的四人组已经开始破裂!
“南泽干的吗?”
“不,是我…….”
夏一终于讲清楚了前因后果,北岛面色复杂,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打开车门送他回家,此时那些说那些安慰的狗屁话语莫过于太虚假。
直到将他送到公寓楼下,夏一终于才发话:“对不起,我前几天还在指责你……”
“别想着些了,你需要休息!明天过后我要看到充满斗志的你!”
夏一就像失了魂的人,眼神呆滞,也没想着回房间,只是呆呆的坐在大厅里一动不动,就连保安都觉得这人是有精神疾病。
白鸽下了班,和一个男人并肩来到大厅,看到了那个呆滞的友人。
一年的洗礼,夏一早已和以前大不同了,就算夏一像雕塑一般呆坐着,也没有一下子认出来,只是感觉仅仅眼熟而已。

也只有白鸽才能让处于大脑空白的他恢复些许理智,他还不想让白鸽知道自己的存在,低下头转身就打算离开。
白鸽这才终于想起来他究竟是谁,可惜夏一已经走上了电梯,满身污秽的他再也不想沾染白鸽,洁白的她理当生活在阳光之中,而夏一就算强行沐浴日光,也终究会将黑暗带来。
夏一回到房间,洗了个澡,缓和了一下情绪,然后打电话给了北岛。
“你找我什么事情?”
“需要当面谈,明天再说吧!”
“在电话里说最好!以后你还是不要参与这事了,和我走的近的人都死了,我不希望你也要因为我丧命!”
北岛沉默了一会,然后才说道:“不是因为你,我是为了陈厅长!”
“总之,你离我远点,以后你做你的,我做我的!”
“没问题!”北岛爽快的答应了。
俗话说团结力量大,北岛自然不愿意和他分道扬镳,只不过不答应的话夏一不可能放手一搏。
“我朋友在海洋大厦做高管,刚得知的消息,你们那里可能有安老大派出的卧底!”
夏一皱了皱眉,整个大楼除了天佑的几个马仔,就是自己和三宝能够参与,他本人是不可能的,天佑也不可能找内奸去做马仔,那么就还剩三宝了……
三宝,他会是内奸?
以天佑的洞察力,就算看不出来,也能察觉到有嫌疑吧,反而自己比三宝还不受待见。

夏一挂掉了电话,思考了很久,他突然想起来西山留下的那张字条,于是照着上面内容,拨通了号码……

姑娘不在,上九天揽月去了~
20-8-5 14:35:24 楼主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