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
广告
广告
天豪
广告
1
2
广告
广告
站长

《东南亚往事之我是卧底》44


发表于 20-6-22 22: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_副本.jpg




44.


结束了你侬我侬之后,也是要回归工作正轨的,与玛丽依依不舍的分离之后,夏一回到自己家,按下公寓电梯,看着镜子前的自己。
得到了爱情的滋润后,夏一的精神状态也是十分充裕,一扫之前的阴霾。
正当电梯门要合上后,一只脚插在了缝隙中间,电梯门强行打开,门口一个女孩大喘粗气,低着头一口一个对不起,看着她鼻子上厚厚的眼睛,夏一不由得笑出声。
“住我楼下?”夏一问道。
“啊?”白鸽一直低着头,直到夏一问话才把头抬起来,看着夏一的面孔竟有些慌张。
“没想到我们还是邻居,不请我去你家坐坐吗?”夏一打趣道。
白鸽犹豫不决道:“不好吧……”
“这么拒绝别人可是很没礼貌的,再说了这里到处都是监控,我能拿你怎么样?”
刚想着换身衣服回公司,没想到路上还碰到了白鸽这么个活宝,夏一心情大好,跟着她一起来到了白鸽的小窝。
“你一个人住吗?”
“对啊!”

“我想也是的,只有一个人时间长了才会这么的奇葩!”夏一半开玩笑道。
白鸽的房间很小,连卧室都没有,这种小户型的租金也很低,除了卫生间再也没有其他房间,虽然很小,也没有很整洁,但是令人感觉十分舒服温馨,床头几个HelloKitty公仔更是点缀了她那精致的小床。
白鸽支支吾吾的道:“不好意思,只有矿泉水了…”
“哎呀,啥时你能改改,跟别人说话都支支吾吾的,是有多没自信呀!”夏一偶然发现白鸽的手机壁纸竟然是她偷拍西山的照片,刚喝下一口水差点吐了出来:“你不是吧,还偷拍人家!”
白鸽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扭扭捏捏的好像做错事被发现的小孩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样,他微信同意你了吗?”夏一问道。
“没有!”
“算了,人家今天就要回国了,你没机会喽!”夏一打趣道,“你别看我,我名草有主了!”
正当他还想再调戏白鸽的时候,夏一接了个电话,脸色都变了。
“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们要你一个人过来!”玛丽略带哭腔道。
“你在哪里?等着我!”
夏一瞬间变色,挂断电话后露出狂暴的阴霾之气,连白鸽都被吓一跳。
“北岛吗?帮我个忙!”
“……”
玛丽突然之间被人劫持了,对方指名道姓的让自己过来,不用说,肯定是北方财团那帮人,夏一知道自己前去定是九死一生,但他不得不去,明知道是陷阱也要从容应对。
可他不知道的是,隐藏在背后的阴谋比他想象的还要大的多。
夏一是个很怕死的人,可他更抛弃不了和他生死相依的女人,西山已经离职了,这会可能在机场,夏一并不想再麻烦到他,于是他分别拜托了东胜和北岛,希望可以和上次一样化解危机。
临行之前,夏一先回到自己家,将上次北岛提供的那个纽扣带到了自己身上,接着闪电一般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夏一不知道的是,那个地方正是刘厅长被关的那个破旧的仓库。
而北岛也感觉到了事情隐隐有些不对劲,他在电话里问道:“你确定是那个位置吗?”
“我确定!”
“听我的,先别进去,绝对有诈!”北岛刚想解释那个地方是刘厅长的关押处,可是却被夏一打断了。
夏一拒绝道:“不可能,对方刚刚传来消息,60分钟内不来就撕票,现在已经过了58分钟了!如果仅仅为了谨慎而让她受意外的话,那我过来还有什么意义!”
一个破旧的仓库,一面是刘厅长,一面是安老大他们,就只是隔了一面薄薄的木板墙而已,然而却没有一个人知晓。
四周安静的可怕,夏一推开车门,一个人静静走进仓库证明,随着“嘎吱”一声,推开了破旧的铁门。
此时北岛坐在车里还未赶到,他又焦又躁,摸了摸口袋里的左轮枪,这把枪只剩下三颗子弹了,因为夏一去的地方正是刘厅长被扣押之处,那么对手其实不是安老大那些人,只有一个南泽反而令北岛很没有底。
他又急又噪,拿起电话质问南泽:“你在搞什么鬼?”
可南泽此时正在办公室里,根本就没有参与此时,也对此表示疑惑不已,北岛更是一头雾水,难道真是安老大绑架了玛丽吗?
而东胜也是一样,他也以为这是南泽搞得鬼,他不想夏一出事,更不想得罪南泽,躲在角落里不知如何是好。
仓库里又阴冷又寂静,伸手不见五指,散发出一股霉味,夏一不禁浑身起鸡皮疙瘩,只能用手机照亮前面的道路,很快就找到了这里唯一的灯光开关。
随着这里灯光的照亮,一墙之隔的安老大他们立马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夏一走错地方了吗,你去把他带过来!”
其实夏一并没有走错地方,他确确实实待在按照约定的地方。
灯光照射下来的一刹那,他终于看到了刘厅长,只见他双手被拷住,双脚被钉在地上,浑身都是已经凝固了的黑色血液,看起来十分污秽和骇人。
如果不是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庞,夏一根本不会相信面前这个人就是曾经光芒万丈,做事不择手段的警察局最高人物。
看到面前这个恨得咬死的人物如今变成了这副模样,夏一内心泛起五谷杂陈,但是更多的是被恐惧代替。
什么人能够把警察局最高负责人摧残到这种程度?
又是什么人可以如此丧心病狂,把人折磨到自己都看不下去的地步?
夏一感觉浑身发憷,他用还在颤抖的双手探了探鼻息。
“还活着!”
安老大到底什么意思,绑架了玛丽就为了让我来看刘厅长吗?
似乎是夏一的动作有点大,刘厅长干枯的嘴巴弄了弄,夏一赶快弄了点水让他喝下去。
艰难的喝下水后,刘厅长终于苏醒了,他缓慢睁开昏暗的双眼,见到面前的夏一,满脸泛出复杂之情。
之前那个愣头愣脑的小子目前成熟了很多,和东胜北岛他们四人一样,已经从羊逐渐变成了狼,最终背叛了他。
真的是造化弄人,刘厅长突然大笑起来,把夏一吓了一跳,他晃着刘建明的脑袋不停地寻问道:“是谁把你弄成这个样子的,是谁?”
刘厅长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的大笑着。
夏一被这笑声弄的头皮发麻,他原地大吼道:“我来了!做缩头乌龟有意思吗!”
这时候,木板墙“夸嚓”一声被凿出个巨大的窟窿,安老大终于找到了夏一,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姑娘不在,上九天揽月去了~
20-6-22 22:22:43 楼主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