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太
广告
广告
天豪
广告
1
2
广告
广告
站长

《东南亚往事之我是卧底》48


发表于 20-6-30 01: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_副本.jpg




48



警察赶到的时候,只剩下两具尸体了,还有散落一地的电脑零件,看到死状凄惨的两人,就连汉琪都深深地皱了皱眉头。
两人死于谁手他心知肚明,不过流程还是要走的,他在等着玛丽带着监控录像报案,但是左等右等没有任何动静。
井然有序的街道上这一天变得拥挤无比,一位性感高挑的妖娆美女如断了线的风筝,失去了最美的年华,倒在了血泊之中,早已经没了呼吸。
围观群众瞬间将整个路口堵死,个个唏嘘不已。
玫瑰凋零的这一幕,清晰的映在夏一的视野里,他的瞳孔像空洞一般,大脑空白一片,夏一不知道应不应该过去看看,更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什么情绪,像是提线木偶一般,呆呆的站在原地。
“你杀了柳桐,会被他的死忠党追杀至死!去监狱呆着其实是最安全的地方,那自作聪明的女人也算是无意之间救了你一命!”
南泽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他有很多疑问想找南泽,此时却不知说什么好。
“失去了斗志了吗?”南泽继续问道。
“害死一个又一个人,把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南泽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夏一激愤道。
“为了塑造出能继承我的人格,夏一你是我的最佳之选!”南泽双目涌现出狂热的漩涡。
“我没听明白!”
“你不需要明白,因为很快你就会懂得我的用意了!”
“从我踏入马尼拉一瞬间,是不是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你安排好的!”
天空灰蒙蒙的,很快下起了阵阵小雨,南泽撑开伞,消失在雨中,只剩下夏一独自站在原地。
10分钟后,一辆警车驶过,将他架起来,双手拷住,带上了警车。
三天后,国内外媒体发布国人杀人案件,犯罪嫌疑人成功捕获,受害者一个为菲律宾华人黑社会头目,一个为警察局厅级干部。
原本相互对立的两人却同时死于他手,凶手意图暂不明确!!!
像是这类的新闻头条层出不穷,不幸的是夏一的父母也很快从电视新闻上得知此事,他们二老不管相信,那个老实勤恳的小男孩竟然是连害两条人命的屠夫,纷纷前去当地派出所对峙闹事,结果可想而知。
可怜天下父母心,二老接受不了这个结果,纷纷哭晕在地。
白鸽坐在电视机前,满脸的复杂情绪。
有人忧愁就有人欢喜,由于柳桐的死亡,他在菲的根基成为了空洞,合作人和在菲支持他的政客等等纷纷撤退,安老大和天佑的分量根本不够,而且储存在电脑里的资源和财产也没了,北方财团就成为了一个笑话,入资人员纷纷撤退。
更严重的是,柳桐的死忠党羽还掌握着一丝股份,不仅拒绝和安老大他们合作,而且还和他们不共戴天,安老大只能除掉他们,却让北方财团更加脆弱。

失去了北方财团庇佑的很多公司和办公大楼,立刻成为了陈警官的猎物,他趁着这个机会,派出了几乎全省的警力,配合着在菲移民局瞬间查封了几十家公司,成为了当下最最重大的事件之一。
只有最最核心的几个大楼才免幸于难,但也是花了不少钱才摆平。
侥幸跑路的人也只能躲藏起来,菲律宾将配合中国刑警全境封锁,彻查所有在逃人员。
这着实也成为陈警官事业最巅峰时期,甚至受到了中央负责人的亲自表彰,此时的他已经坐稳了厅长一职,享受着升职的同时也并没有忘记夏一和北岛的付出,亲自向菲施加压力,要求遣返夏一回国,顺便给了北岛一大笔资金。
他发誓不会成为刘厅长那样的人,势必要为牺牲付出的人负责。
夏一的公司已经解散,账户也被冻结,他被警察带进监狱,脱光衣服接受检查,然后穿上监狱特制的橘色制服,在狱警的推推嚷嚷下,拿着一点生活必需品走进了他的牢房。
菲牢房可不是国内那种的,已经不算是牢房了,简直就是个垃圾场,上百人挤在几十平米的小房间之中,连床都没有,又臭又脏,蚊虫细菌漫天飞,这里简直就像地狱一样,夏一刚踏入于此差点吐了。
这里没有任何人道可言,死在这里的人多的数都数不过来,夏一心如死灰,当初为了避免牢狱之灾才走上这条道路,努力了这么久,多少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最终还是牢房的结局,真是造化弄人!
原以为多次逢凶化吉靠的是自己的只会和运气,没想到却只是南泽的一桩游戏!
从员工跳楼事件开始,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暗中和警察协作,将员工扔下楼去造成混乱,为的就是和汉琪与玛丽会面,是夏一坠入他游戏的开始,接下来再与刘厅长合作,将东胜引过来,为的就是与北岛碰面,彻彻底底陷入他们四人的纠缠之中。
然后的操作就是制造游戏,再让操控夏一将游戏完成。
失去利用价值或者背叛者下场都是死亡。
从开始的刘和陈,再到汉琪玛丽,再到北岛几个,甚至还有庞大的北方财团,都是他游戏的关卡之一。
为了让游戏变得完美,他甚至将庞大的科诺伊家族给毁掉了。
为了继承他的人格?
夏一在生不如死的牢房中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他终于有些明白来这是什么意思,这一年他受了数不清的痛苦,尝到了世界上最黑暗的一处。
监狱生活弱肉强食,夏一虽然身子骨薄弱,但是适应性极强,他知道只要示弱一次,以后定将生不如死,这样还不如拼死成为金字塔顶端,即使只是在监狱里。
这一天,夏一照常和监狱里几个派别的老大打架,狱警这次没有坐视不管,用力将他们拉开,然后将夏一单独带走。
也许是陈警官性格太过火爆,遣返一事足足拖了一年时间才协商完成,夏一终于如愿以偿的回了国,虽然还是在监狱里。
但起码,让他感受到了些许温暖。
一年后,菲律宾菠菜业终于迎来了大整顿,一半以上的大楼被查封,四处潜逃的也几乎捉拿归案,陈厅长来到监狱,亲自看望夏一。
“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一年后的他失去了所有稚嫩感,沧桑而削瘦,皮肤也黑了许多,身上到处都是打架留下的伤疤,一年生不如死的磨砺,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阴霾气息,特别是双目,如同鹰鹫一般深邃。
虽然外貌体型没有很大的变化,但是却有种异样的气质,说不出道不明,令人印象深刻。
见到陈警官,夏一出乎意料的平静,陈警官也微微动容,稍作停顿后才郑重的说道:“想做警察吗?”


姑娘不在,上九天揽月去了~
20-6-30 01:13:55 楼主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