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逃生记:小伙陷诈骗团伙遭毒打转卖 跳四楼后躲进报废车被救走

A01(960*100)
B01(480*100)
B02(480*100)
C01(960*80)
C02(960*80)
C03(960*80)
D01(480*80)
D02(480*80)
D03(480*80)

阿飞逃出公司后,右脚受伤,被带到缅北当地一家医院治疗

快凌晨5点了,不能再犹豫了,阿飞站在4楼与3楼外墙的一块凸出的檐台上,屏气凝神地把心一横,纵身跳了下去……

这里是位于缅北邦康市城郊的一处厂房,也是当地一个电信诈骗公司的办公场地。阿飞是四川广安人,2020年夏天,他听信去做“游戏推广宣传”可轻松挣大钱,于是被骗到缅北电诈窝点。一年多里,因完不成诈骗业绩,他多次遭受公司暴力惩罚,并两次被转手卖给其他电诈公司。

阿飞被转卖到第三家电诈公司,他最后选定了“出逃路线”。出逃那天的凌晨,他从4楼跳下后,趁着夜色跑进城,躲在路边一辆报废车里。他用悄悄带出来的公司手机给广安老家派出所打电话,警方随后协调缅北当地警力,将他成功救走。

至今,他仍然记得,身陷缅北诈骗公司时,一名逃跑的员工被抓回来,保安拿起钢筋脚架将其打得浑身是血,钢筋甚至直接戳进逃跑者的大腿,“我不知道他是如何逃跑,又是如何被抓回来的”。

今年“五一”,阿飞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现在很少去回想身陷缅北的那段日子,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噩梦,现在的生活让他感到踏实。

↑电信诈骗 资料图

1、【偷渡淘金】

父亲去世母亲改嫁

小伙听信朋友可挣大钱 被骗至缅北

决定去缅甸“淘金”,阿飞并没有告诉家人。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家人了。”电话里,阿飞平静地向记者讲述自己的身世。他今年20岁,家住四川广安岳池县某个小镇,爷爷奶奶很早去世,在他上小学时,父亲也因肝癌去世。阿飞说,母亲后来改嫁,几乎不再管他,自己上完初一后就辍学出去打工了,后来觉得应该学一门手艺,便学了厨师。

“想将来开一家自己的饭店,但我什么都没有,怎么开?”2020年夏天,阿飞从学厨师的饭店辞职,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去找朋友阿亮玩。

他们是同住一个镇上的老乡,两人年龄相仿,此前是在网吧里认识的。阿亮告诉阿飞,有一位在缅北的朋友介绍了一份游戏推广宣传的工作,月薪上万,工作环境好,任务轻,问他要不要一起去。

“可以。”几乎没有太多犹豫,阿飞就同意了,他想攒钱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饭店。当时没有路费,但“公司”说不用担心,全程车费、机票都可报销,这让阿飞当时觉得“‘公司’还很正规”。

阿飞回忆,他和朋友到云南的第二天晚上八九点,有人打电话给他们说“可以走了”。

电话没有挂,阿飞和朋友走出旅馆后,按照对方在电话里的指示沿着一条小河行走,中途被要求躲进旁边玉米地。进去后,他才发现地里躲着二十来个人,有人拿着刀看管,不准大家讲话,也不准任何人离开。阿飞有些害怕,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个人,看管的人说了一声:“走。”一群人起身,借助夜幕的掩护沿着小河继续往前走,最后走进一片大山深处。

一路上,阿飞都在想逃走,但没有机会。阿飞回忆,爬山时,一群人从山上慌慌张张跑下来,说前面有人值守,看管的人又让阿飞等人往回走,并躲进一片树林。当时下着大雨,没人睡觉,也没人说话,更没人敢跑,“看管的人手里一直拿着刀,很凶,说谁敢跑就砍死谁”。

直到次日凌晨1点左右,一群人才又继续赶路。阿飞回忆,那天晚上翻了至少10座山,第二天早上进入缅北境内,二十多人被一辆皮卡车拉到当地一个镇上。

意识到被骗的阿飞,到缅北后曾联系此前对接的“中间人”称“想回家”,但对方撂下一句:“现在既然出来了,就不可能回去了”。

2、【陷身魔窟】

被要求假扮金融人士诈骗

无业绩遭毒打 有逃跑者被钢筋插腿

阿飞和朋友最后被带到位于缅北邦康市农村的一处三层民房里,这是一个电诈窝点的办公场地。周围有很高的围墙,院门口、楼梯口和各层楼都有保安看守。

阿飞说,到公司后,身份证、手机、银行卡等个人物品被收走,之后用公司发的手机和平板开始学习诈骗技巧。阿飞被要求假扮一个“在香港金融机构上班的成功人士”,去各大社交平台寻找目标聊天,然后诱导受害人下载公司的APP平台进行充值实施诈骗。

“我不想骗人,我知道这是违法的。”阿飞说,由于自己一直没有业绩,经常被保安带到一间小屋子,将手铐在铁柱上接受惩罚。阿飞曾试图偷拍公司的违法证据和公司内部情况,但还没传到网上就被公司在“大检查”时发现,手机也被砸得粉碎,自己遭保安拖到外面一顿毒打……

2021年10月,四川广安“岳池县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发布通告,对78名滞留缅北未归人员公开警示,并依法采取冻结户籍、暂停手机、银行卡业务等。阿飞是被公开警示的78人之一,他在网上看到劝返的相关政策后,悄悄给广安老家的伯父打电话,说自己在缅北,但逃不掉。伯父帮他联系老家派出所,民警说阿飞只要离开公司,警方可以帮助其回国。

阿飞说,前两家公司管理都十分严格,而且公司地理位置特殊,基本上没逃出去的可能,他曾试探性地问公司管理者如何才能放自己回家,后者提出要拿7万元。“公司本来就是干诈骗的事情,和他们做交易,即便拿了7万块钱,也不可能放我回去。再说了,我家里也没有钱。”阿飞没给家人打电话筹钱,他说自己也不好意思,想等有一天自己想办法回去。

2021年11月初,阿飞和朋友第二次被转卖,这是他们滞留缅北一年多来换的第三家电诈公司。阿飞说,新公司办公场所是一家废弃制衣厂,自己进公司后便一直留意公司的地理位置,想找到能逃走的机会。

但逃跑是非常危险的,一旦失败可能会遭遇更悲惨的后果。阿飞回忆,在进入新公司第二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令他至今仍心生恐惧的事情,一名试图逃跑的员工被抓回来,保安拿起钢筋脚架将其打得浑身是血,钢筋直接戳进“逃跑者”的大腿,“我不知道他是如何逃跑,又是如何被抓回来的。”

3、【机智逃亡】

瞅准机会从4楼跳到马路

躲进报废车 打电话向老家民警求助

经过再三观察和计划,阿飞终于找到了一条“逃亡路线”。

他告诉记者,那家诈骗公司的宿舍和办公室不在同一栋楼,办公楼的后墙没围墙,他白天曾去办公楼4楼平台观察过,从上面跳下去就是马路。虽然很高,但当时已没有其他更好的逃跑路线了……

阿飞决定,当天晚上就要逃走。

即便当时已是11月初,但缅北很炎热。因宿舍空调坏了,他借口称到3楼的办公室休息。阿飞说,自己在办公室,保安会每隔半小时来巡查一次。一直挨到快要凌晨5点,巡逻的保安刚走,他快速上到4楼,然后站在4楼与3楼外墙上的一块凸出檐台上,徘徊一阵后,他心一横就跳了下去。

黑暗中,脚先落地,但他当时已忘记疼痛,只觉得头晕,呼吸困难,右手摸了下悄悄从公司带出来的手机,还好没坏。他挣扎着爬起来,扶着墙走了一段距离,便拼命地跑。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来到城区一个酒店门口。阿飞说,他当时不敢进酒店求助,担心遭出卖,逃跑员工被抓回后的惨痛遭遇仍历历在目。

酒店对面的路边是堆放垃圾的地方,刚好停着一辆报废车,车身上都长草了。阿飞拉开车门,钻了进去,他这时感受到右脚传来的疼痛感,借助手机的光亮,看到脚后跟有一道长长的口子,正向外渗血。阿飞用口罩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赶紧给伯父打电话问老家的派出所电话号码。

接到电话的派出所民警叮嘱阿飞不要慌,说马上向上面汇报,协调当地警察来救他。

几个小时后,阿飞接到缅甸警察打来的电话,但他不敢出去,并让警察先走到酒店门口。直到亲眼看到警察后,他才说自己正呆在对面一辆报废车里……

4、【辗转回国】

死里逃生 身无分文

缅北经历如噩梦 如今做装修“很踏实”

阿飞说,当天被救后,当地警察当着自己的面给四川老家的民警打电话:“他说人已经找到了,但我受了伤,问要不要送我去医院,我听到我们四川的警察在电话喊他无论如何都要保证我的安全,当时听到这里,真的很感动。”

阿飞说,缅北的警察当天接到自己后便带他去当地医院缝合伤口。考虑到他的人身安全,晚上又带他回自己的家休息。第二天,阿飞让警察送自己去防疫隔离点隔离,他想早点回家。阿飞说,自己是在2021年11月30日结束隔离进入中国境内。在缅北待了1年多时间,本来想赚钱,没想到回国时却身无分文。

进入国门后又在云南当地酒店隔离了一段时间,伯父给自己转了8000元钱交了酒店费用,以及偷越国境的罚款等等。

根据阿飞老家广安岳池县2021年10月发布的警示滞留缅北人员的通告内容,自通告发布之日起至2021年11月30日前,凡主动回户籍所在地派出所报到的,可依法从轻、减轻或免于处罚。阿飞说,自己回来主动到派出所报到后,被免于其他处罚。

在成功逃出公司到达设立在缅北的防疫隔离点后,阿飞曾给仍滞留在公司的老乡阿亮发消息,阿亮问他既然要逃走为什么不通知他。“那么高的楼,你敢不敢跳?”阿飞说,其实自己当晚也没十足把握能逃出来。

阿亮在微信上告诉他,自从他逃出公司后,公司管理更加严格,从办公楼3楼通往4楼平台的那道门也被彻底封死。之后,阿亮没有再回复阿飞的消息。阿飞说,自己如今已没有阿亮的消息,他想阿亮应该还在缅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阿飞回到广安老家后,自己去老家派出所报到做了笔录。他说,很多人以为去缅北能一夜暴富,其实真实情况是生不如死,自己一直不想去回忆那段经历,那就是一场噩梦。而这一次能从缅北死里逃生,多亏了老家警察的帮助。

回到老家休息三个多月后,阿飞去广东打工,跟着别人做装修。他说,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但很真实,也很踏实。

对于阿飞的讲述,记者亦从岳池当地警方得到证实。

文中阿飞、阿亮为化名)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