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菜农”向母亲求救:感染新冠,身陷网投

A01(960*100)
C01(960*80)
C02(960*80)
D01(480*80)
D02(480*80)
D05(480*80)
D06(480*80)

2022年1月,陈浩轩(化名)被朋友卖进柬埔寨网投公司,至今已经5个月。

被信任的好友卖进网投公司、腰部被打伤、不幸感染新冠病毒,害怕、恐惧、愤怒、悲哀、无助,陈浩轩感觉世界上到处都是骗子,没有任何人值得他信任。

如今面临被转卖,他只能选择向国内母亲求助。

患新冠、遭毒打、腰部重伤
通过支付宝向母亲求助

2022年3月25日,陈浩轩通过支付宝聊天功能给母亲发去求助信息:“妈,我被卖进网投公司了,现在被打伤正在养伤,不过再过不久,我就要被转卖到下一家网投公司,妈你想办法救救我,不然我就死定了。”

可是陈母当天没有看到这条信息,5天之后,她无意间才看见这条信息,但以为是骗子,没太在意。

事后,陈母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发觉不对劲儿,于是试探性给对方发去了信息,询问怎么回事,但是对方迟迟没有回复信息,所以再次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没过多久,母亲再次收到了对方发来的求助信息。这次,她迅速向对方核实信息,对方给她发了一张自己受伤后的照片,陈母这才确认,对方是自己的儿子。

她开始询问儿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伤得这么严重?在她的再三追问下,陈浩轩这才说出了实情。

原来,他今年1月份被卖进了网投公司。3月1日,感染新冠病毒被隔离,隔离期间试图逃跑、求助,但手机被没收,无法与外界联系。解除隔离后,他又被接回到工作地,但由于长期没有给网投公司带来任何绩效,遭到毒打,腰部被打重伤。

现在他正在养伤,但是伤好之后又要继续工作,如果不工作,还要遭到毒打。而且因为担心他逃跑或报警,不让外出就医。

遭到毒打后,陈浩轩深知继续呆下去自己没有生还的余地,他找到公司的领导人进行协商,询问怎样才能放自己出去。

对方给出条件:必须支付5万美金的赔偿,才能被放出去。毫无疑问,他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来,对方便说只能将他转卖到下家公司。陈浩轩告诉母亲:“他害怕自己被卖来卖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看着儿子发来的照片,陈母痛心不已:好好的儿子被打得没有个人形。

但她百思不得其解,当时儿子说去柬埔寨的超市工作,为什么现在却是在网投公司呢?还被打成了这个样子。

同胞的致命邀请
高薪工作成“毒药”

陈浩轩,出生在重庆的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务工人员。高中毕业的他,没有继续学业,而是跟随父母在重庆当地进厂打工。

2019年,陈浩轩工作没多久,便不愿意继续在工厂里工作,而是跑去了当地的酒吧,做起了酒吧的推销员。在这里,他结识了一位好友,对方在2020年初突发奇想,想去柬埔寨的超市工作,工作轻松工资还高,而且还能出国,于是邀请陈浩轩陪他一起去。

陈浩轩将好朋友的邀请告诉了家人后,家人确认了是正经工作后,没有加以阻拦。2020年3月,他便与好友一起前往了柬埔寨。

初到柬埔寨,两人在一家超市工作,但半年后,陈浩轩独自离开了超市,去了另一家餐厅当起了服务员。

而在餐厅工作的这段时间,他结识了一位来自中国河南的同胞张梓澜(化名),这改变了陈浩轩的命运。

因为柬埔寨疫情严重,他工资很低,所以已经在犹豫是否要离职,一个河南老乡,就在这个时候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张梓澜便以介绍高薪工作为由,攒动陈浩轩离职。最初他也在犹豫、盘算,但最终还是没有经受住诱惑。

今年1月,他选择辞职前往张梓澜介绍的工作地。

这一去,他彻底地陷入了无尽的黑渊之中,无法脱身。

陈浩轩说,他以为大家都是中国人,理所当然应该互相信任、互相帮助,没多想就跟对方去了所谓工作的地方,可是去了才知道,自己进了网投的魔窟。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而此次通过支付宝联系到母亲,是因为微信以及其他的聊天软件,都被公司监视并且控制着。

陈母目前已经在国内向当地的派出所报了案,但这属于跨国家案件,目前除了等消息,她也束手无策。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