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困柬埔寨贡布赌场中国男子求救,记者全程跟踪报道,最后男子被抓了

A01(960*100)
C01(960*80)
C02(960*80)
D01(480*80)
D02(480*80)
D05(480*80)
D06(480*80)

被困柬埔寨贡布赌场中国男子求救,记者全程跟踪报道,最后男子被抓了

和很多请求帮助的人一样,这名求助者也在洪森总理的FB上留言寻求帮助。

“洪森首相您好,我是中国人。我被骗到贡布省的一个公司,强迫我去工作,如果我不工作,他们就会用电棒电击我,用棍子打我,请帮帮我,我真的我不想死,请帮帮我。”

这名年轻人只是最新一批声称被柬埔寨雇主强迫在网上进行工作的外国公民之一,虽然这样的故事在柬埔寨太常见了。

记者从求助者陈向他的一位朋友寻求帮助开始追踪案件,这位朋友是一位住在金边的年轻中国男子,自称姓袁。出于安全考虑,这名男子同意只透露自己和被拘留的中国公民的姓名。

在记者的陪同下,袁前往沿海的贡布省。陈声称,他在那里被关在那里。

袁希望警方处理此案,并帮助他的朋友获得自由。他的朋友在几条短信中告诉袁,在洪森的直播中公开发帖后,他越来越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袁说,他已经给中国大使馆打过电话。

因此,袁解救他朋友的正式尝试始于周三晚上,他去了一个公社的警察局,那里距离贡布的那家赌场不到几公里。

在警察局,在记者的注视下,袁通过电话与他认识的一名来自金边的翻译进行了交谈,这名翻译能流利地说汉语和高棉语。

在她的帮助下,袁告诉了公社警察局长和他的下属关于陈的事情,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并提供了关于陈的信息。他还向警方出示了自己和陈的护照照片,以及陈曾在西哈努克市一家酒店工作的证据。

第一次报警发生在晚上8点左右,警察似乎愿意帮助袁。警方表示,已经有两三起类似的案件,要求将人从那家赌场救出。

与此同时,他们对袁的说法持怀疑态度,不愿把这件事当作紧急事件处理。

“现在是晚上,我们怎么跟公司协调?”下属问。“在这里提出投诉,我会向领导详细报告,以便他们与公司协调。”

局长还询问了陈在赌场期间可能签署的任何合同。袁说,他的朋友告诉他,他每天工作14个小时,每月收入约1000美元。陈说他是被迫签署一份文件的,但袁不知道这份合同的详细条款。

他说,陈曾被承诺一年后允许他离开工厂,但一年过去了,这个承诺被忽视了。

警方似乎认为这一信息与陈某声称被骗的说法相反。

“这不是拘留,因为他们给了他工资,”其中一名官员说,并表示上述做法符合劳动法。

另一名警官则以不同的方式总结。

他说:“他们没有拘留他,只是不让他出去。”

尽管如此,警方还是让袁告诉他的朋友不要担心。他们说,他们会去赌场调查,他们会与上级进行协调。

当记者们在周五早上8点回到车站时,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局长说,由于案件涉及一名中国公民,他的办公室不得不联系中国大使馆,与国家移民警察进行协调。他说,从那里开始,后面的事情将由移民警察会与省警方联系,后者会进行干预。

除了官方的解释外,当地警方也无能为力。局长说,袁甚至不能向他的办公室投诉,因为他们只是公社警局,事情已经交给省警方了。

记者了解到情况后,直接致电国家移民警察询问此事。那里的一位代表告诉他,他们将派一名官员去调查这一案件。

于是,记者来到赌场对面的一个咖啡摊,观察警察的动静。

在那里,早晨的平静被两件紧急的事情打破了:一件是陈给他发了一条信息,声称在赌场监督他的人打了他。第二,经理打来电话说会主动放了陈。

袁和记者迅速赶往赌场。他们把车停在外面,走进院子。

当袁和记者站在墙前等待时,经理打电话给袁,告诉他可以在派出所见面,他将带陈去派出所。

一番奔跑后,记者得知经理已经把陈带到省警察局。

袁以为这件事到此就结束了。但警方表示,他们正在审问他的朋友,需要一些时间。

随着时间的流逝,袁的情绪越来越低落。最后,警察带着手铐把陈某带了出来,允许他和朋友简单地说几句话,然后把他带回警局。

在那之后,警方对袁和记者的关注增加了,他们在停车场安排了一名会说英语的警官坐在他们旁边,观察他们的对话。

警方还简单询问了记者,再次询问了他的姓名和所属机构,然后禁止他拍摄任何陈的照片。

“他敢在洪森总理的Facebook上发表评论,他的评论是不真实的,”一名警察官员在谈到陈时说,并补充说,他的评论“对领导人来说是个大问题”。

“他是一个生活在柬埔寨的外国人,所以当他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他必须去见当局——他不能这样评论,”并继续说陈的故事在审问下已经改变了。

袁那天又见到了陈,但只是在远处,警察带着手铐把他带了出来,把他装进一辆面包车,送往西哈努克。这名身材苗条的22岁男子穿着一件连帽运动衫,当警察看到记者们在停车场观看时,迅速将他带回了警局。

两名警官,一名穿制服,另一名没有,出来接受记者采访。其中一人告诉记者,他不允许拍摄。

“你为什么要写?把这些都记在脑子里就行了。”警官责备道。

与此同时,他礼貌地对记者和袁说,最后向他们保证,陈在西哈努克不会遇到任何问题。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警官把陈装进警车开走了。

似乎没有什么别的事可以做了,袁和记者回到自己的车里,开始开车返回金边。

袁因无法确保他朋友的情况而感到沮丧。尽管如此,袁仍然认为他取得了某种胜利。

“即使他们带我去西哈努克,也比去赌场强,”袁说。

周四晚上,内政部官员Kem Sarin告诉记者,陈因涉嫌传播有关其被拘留的假新闻而正在接受调查。

“一开始,他在洪森总理的FB评论说他被虐待、殴打、电击……但当(警察)问他时,他说没有(虐待),他这样评论是因为他希望别人注意把他带离那里。”

Kem Sarin说:“案件还在调查。这件事被夸大。”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