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志愿者在柬埔寨诈骗园区营救之路,困难重重……

A01(960*100)
C01(960*80)
C02(960*80)
D01(480*80)
D02(480*80)
D05(480*80)
D06(480*80)

一名中国志愿者在接到被骗到柬埔寨诈骗公司工作的中国公民的求助电话后,试图将这些案件提交给柬埔寨警方时,他遭遇了重重困难……


中国公民卢某,接手了一条为希望逃离柬埔寨诈骗企业的外国工人提供的热线,他试图向警方通报案件并帮助受害人们逃离西哈努克市的公司。

自从中柬慈善团队负责人陈宝荣被捕后,卢某一直在收集那些说自己在外资运营的网络公司中被拘留或虐待的人的账户。


在 5 月下旬的一次西哈努克之旅中,他想要营救 11 名被拘留并被迫在七个大院工作的男子。

他先后访问了三个公社派出所、西哈努克市和省当局,并向官员和警察热线发送了信息。

但是最后这些人都没有被释放,反而有两个地点的人都给卢发消息说,在卢通知警方后,他们已经尝到了后果。

卢还向中国大使馆和柬埔寨当局提出这个问题,并在洪森首相和西哈努克省省长郭宗仁的Facebook页面上发帖,以引起他们的注意。

然而,卢说当局并没有认真对待他的主张,他感到沮丧。

当记者与卢一起走进西哈努克市警察局时,他用英语说:“我第一次来这里,他们跟我要3,000 美元”,指的是一家诈骗公司想要的赎金。

卢是一名 32 岁的中国公民,在金边共同拥有一家餐馆,他正在协助中柬慈善团队帮助那些被囚禁在各个电诈公司的中国公民离开柬埔寨。

陈队长被捕后,他继承了义工队的求助 SIM 卡,但卢说他不再与中柬义工队有任何关系。


在义工队停止受理这些案件后,卢开始自己想办法救人,但他说过程变得更加困难,警方通常无视此案。

在向警方报告案件之前,他收集了每个受害人的基本信息:护照或中国身份证(如果他们没有护照)、他们被困的位置以及他们想要获救的详细信息。

两个受害人说他们在西哈努克城被绑架,另外三个人说他们因为高薪工作而被骗。

一名 22 岁的男子在留言中告诉卢,他曾多次被卖,最后被关押在西港某赌场内。

该男子声称他曾试图通过发送信息向西哈努克省省长郭宗仁的 Facebook 页面寻求帮助,并获得了西哈努克省移民警察的联系方式。

但是移民警察到达他被关押的园区之后,他没有被安全释放,而是被再次卖掉。

“省移民警察园区门口,他拿了我的照片并告诉园区门口的人他要进来救我。结果,园区物业直接通知了该公司,并威胁我立马撤回报警,否则我将再次被殴打和出售,我的身体再也撑不住了。我不敢报警求救,”他写道。


5月下旬,卢与一名记者一起用高棉语发送信息,将七个不同地点的护照和电话号码发送到国家警察设立的热线电话。

卢随后致电中国驻西哈努克领事馆,该处告诉卢,应该要受害者家属应该提出要求。

卢说他已经告诉领事官员,受害者应该已经向金边大使馆发送了请求帮助的电子邮件。

不久之后,卢接到了据称是中国国家警察的电话,询问他如何营救在柬埔寨的中国公民。

“我的天啊,这么多警察和记者给我发短信来救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卢用英语说。


5月31日,记者随后陪同卢某前往西哈努克市各地的不同警察局。在每个地点,一名记者帮助将卢某的信息翻译成高棉语,并且记者清楚地宣布了他们在每个地点的工作。

第一个是北公社派出所,报告了公社内的三个地点:垃圾场对面的一栋带门的小建筑,俯瞰西哈努克城独立公园的高耸白色建筑群,以及某赌场大楼。

该警察据的工作人员说,有些公司借钱把工人带到柬埔寨,所以他们有义务留在公司。他建议允许他们在公司场所拘留工人。

第二个是布翁公社站,那里挤满了外国人和市民,等待着警察的帮助。公社警察局长对他们说:“不要浪费时间。去市警察局,他们有能力处理此案。那里有一个会说中文的团队,他们在那里有程序。”

记者向他展示了受害人被拘留的大院,虽然该警官证实它在他的公社内,但他不同意这是在拘留工人。他说,未经市政府官员批准,他们的小员工很难进入大院。

“这个大院已经经营了很长时间,但这不是拘留。”

最后是市警察局,一名警官询问卢,如果他与这些受害者没有关系,他为什么要提交这些报告?

卢说他是自愿这样做的。

警官一直问他上面有没有老板,但卢坚称他是一个人工作。

“好大方,来帮忙的,”警官说。

民警走访后,卢某表示不满,但同意次日到省派出所报到。

“警察告诉我不要再来了,因为我已经帮助了很多人,”他说。

但当记者问他是否觉得去移民警察局有风险时,卢说他不介意后果。

“如果我不去那里,如何帮助他们?我就是这么想的。”

第二天,也就是 6 月 1 日,卢带着记者前往西哈努克省警察总部,在那里他们被指示与移民部门会面。

省移民局的官员首先质疑卢是否有他想营救的人的确切位置,称如果没有合适的位置,他们将无能为力。

但随后官员开始质疑卢的意图,称他多次见过他,并认出他好像是中柬义工队的一员。

他检查了陆的护照,记下了所有的细节,然后用手机拍了卢的照片。他说,中柬义工队通过宣传“血奴”案损害了柬埔寨的声誉。

他说卢应该去大使馆,但卢说他已经这样做了。

“你做志愿者工作,但为谁服务?还有你有没有老板?” 官员问道。

卢坚称他是一个人工作。官员这才开始记录每个案件的细节,记下地点和护照细节。

他还建议卢告诉中国大使馆向柬埔寨政府提交书面信函要求干预,或者填写纸质表格并提交给大使馆。

但当卢和记者离开时,他发出了警告:“如果你获取到了信息但在不检查的情况下传播这些信息,就会出现问题。”


一名讲高棉语的记者还帮助卢将案件提交给当局建议的几条不同的热线电话,包括国家警察总局的“117”热线、移民警察和西哈努克省发言人Kheang Phearum。

5 月 31 日,在记者向全国热线提交案件信息(地点、护照和电话号码)后,接线人员询问受害者是如何被拘留的,记者回答说他们不能离开工作场所。

接线人员回应称,该部门听说过很多这样的案例,但随后暗示这只是其中一些外资公司的工作条件性质。

接线人员随后接听了这些地点,称记者提供的信息“很好”,随后将记者转介给西哈努克省的一名轻罪官员,该官员要求记者将其作为法庭案件提交。

一名记者还向内政部调查主任凯姆·萨林询问了提出此类投诉的程序,萨林也将他转介给了省警方。

国家移民局发言人Keo Vanthan也于6月1日致电记者,表示解救投诉应向省级警察局提出,或受害者自行拨打热线电话。

“受害者自己应该提出投诉,他们会拨打省警方的热线电话,”Vanthan 说,但他也告诉记者相反的情况。“任何人只要知道这个案子,就可以提出投诉。”


自卢和记者提出投诉以来,11名寻求帮助的人都无法离开工作场所。据卢说,一些受害者在不久就面临了后果。

5 月 30 日深夜,卢发现曾经向他求助的三名男子已被卖到一个新的地方,但卢不确定他们被带到哪里。

6月3日,他给记者发消息称,被关押在唐人街的男子被迫录制视频,称他不想离开诈骗公司,因此他被迫向警方撤回投诉。

行程结束时,卢对这名被关押在唐人街的男子深感忧虑,并称他曾受到诈骗公司的威胁,于6月3日向警方道歉。他请记者帮忙,并补充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几天前,当记者和陆某乘坐面包车返回金边时,陆某表示,如果警方无法提供帮助,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有记者问卢,整个过程有何感想。

“我只是担心他们什么时候能出去,”他回答说。“没什么好想的。”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