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留在柬埔寨?6个中国人给出了答案

A01(960*100)
B01(480*100)
C01(960*80)
D01(480*80)
D02(480*80)
D06(480*80)

离开还是留下?

让人又爱又恨的柬埔寨,是否回国成为了不少同胞的难题。留下意味着风险和机遇并存,离开则可以回到家人身边,过着相对安稳的生活。

在6个中国人中,有人在柬结婚生子,有人在柬买房做生意,有人因烂尾楼离不开,有人为了打工还债,也有人因为欠薪无法回国…

在不同的柬埔寨经历下,他们作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自愿留在柬埔寨 娶柬埔寨媳妇、在金边买房、享受慢生活

陶先生的妻子今年刚生完孩子,媳妇是柬埔寨本地人的,俩人在一起好几年。四年前刚来柬埔寨时,陶先生就到西港开餐馆,陶先生的妻子是切菜员,一来二去俩人感情很快升温,便顺理成章在一起了。

从一开始,陶先生和妻子都是奔着结婚去的,所以陶先生留在柬埔寨发展变得理所当然。因为疫情,陶先生关闭餐馆后还到医院后厨做厨师,业余还兼职其他的配送工作,工资一个月最高时也有2万人民币,生活还过得去。

从18年至今,陶先生已经4年没回家了,无论是和媳妇结婚、生娃,都没得及让老家的父母见证,这一点让他很是遗憾。前两年是因为创业,后两年是因为疫情。

在媳妇生完孩子后,陶先生就辞去了医院的工作。他在西港盘下了一个五六十平方的店面,前面做小餐馆,后面是小超市,两个店互贯互通。这条街有十多家中国超市,竞争压力大,陶先生还请了两个员工,老婆也过来帮忙,照看小店的生意。

但开业至今一个月左右,生意不佳,难以维持基础的生活。特别是小孩的费用,每个月需要300美金,陶先生觉得吃力。

选择在柬埔寨定居,也是夫妻俩深思熟虑的决定,但孩子长大以后,陶先生愿意让孩子回国接受教育。像陶先生这样,与本地人结婚后,选择留在柬埔寨的人也不在少数。

申先生娶了柬埔寨媳妇pearly之后,定居在金边。夫妻俩还在金边购置了一处房产,男主外女主内,夫妻俩感情很是和睦。平时,pearly还会做很多中国菜给申先生吃,原本不会说中文的pearly,现在也能和他正常交流了。

对于回国发展,申先生暂时还没有这样的考虑。除了机票问题,夫妻俩在金边生活得很是满足,拥有一个房子,稳定的工作,友善的同胞,以及pearly的亲戚家人,所有的一切都让夫妻俩感到自在。所以留在柬埔寨,也是顺应两人心愿的选择。

柬埔寨的危险与机遇并存,工资高、竞争小、机会多的优势,让很多中国人愿意来这边打工或者成为老板。田书颖就是其中的一员,28岁的她,在西港租了2间排屋,请了2个中国厨师,4个柬埔寨员工,成为了一个餐馆的老板娘。

这间占地300平米的排屋,田书颖仅花了2500美金就租了下来,在国内,可能花一倍的钱也租不到这样的面积和地段。而在柬埔寨挣钱的优势不仅于此,柬籍员工的工资低,中国人人数多客户多,开店仅几个月就回本,这些都成为她留在柬埔寨的原因。

为了挣钱,田书颖辞去国内护士的稳定工作。2021年,田书颖随朋友来到西港。俩人合伙做起了生意,在西港桥牌开了一家美容工作室,同时兼营鲜炖燕窝的生意,田书颖则专门负责打美容针。有时接到园区顾客的需求,田书颖也硬着头皮,进入园区为顾客打美容针。

随着疫情开始,生意起伏不定,田书颖和朋友商量着把店关了。由于机票飞涨,田书颖滞留在柬埔寨,在迷茫的时候,才重新遇到机遇,开始在柬埔寨开餐馆。

一路走来,田书颖已经在西港奋斗将近两年,早已适应了柬埔寨的生活。而她最舍不得离开这里的原因,还是因为这里的“慢生活”。

柬埔寨的工作环境与条件不如国内,但是在这里,没有“996”、“007”、“社畜”,也不需要00后整顿职场。

柬埔寨人不喜欢加班工作,每到下班的时候约上三五个好友一起去吃烧烤,再配上一杯啤酒,这样的生活是他们的标配。这样佛系生活的态度,除去了房贷、车贷等压力,他们为了一日三餐而劳碌,为了享受生活而工作。

田书颖在这样的环境中感到惬意与适然,在闲暇时间去咖啡馆点上一杯咖啡,是她最自在的时候。如果在国内,咖啡馆充斥着“星巴克”式的白领,恍若办公室般的学习氛围,拿部电脑、穿着正装、甩几句英文、装出忙碌的样子,已经成为国内许多咖啡馆的常态。

但是在柬埔寨的咖啡馆,从来没有这样的焦虑与压力。这样的生活方式,也吸引了很多中国人留在柬埔寨。但同样,各种恶性事件的频发、疫情、机票,让一部分人被迫滞留在柬埔寨,至今他们依旧在等待。

被迫滞留柬埔寨 烂尾楼牵制、工作被拖欠、机票高昂付不起

魏泽成有钱回去,却回不去。

他是个事业有成的中国老板,带着一股倔强与傲气来到柬埔寨。在国内两次投资,他都大获成功,本以为第3次在柬埔寨的投资也能成功,谁能想到,遇到了818和疫情,他所有的投资都相继失败,如今面临巨额亏损。

从2018年到现在,魏泽成在西港租了3块地,买了2块地,其中在租赁的3块地中,分别建了5层、8层、10层的高楼。他及团队已经投资500多万美金,他本人更是“倾家荡产”,全部资金都投入其中。

魏泽成也想回国,但是他不能回去。3万块的机票,他买得起,但他还要留守在柬埔寨,为了这些高楼、土地奔波。

在被迫滞留在柬埔寨的人中,老板如此,员工亦是如此。

今年已经40多岁的李进和王景山,因为欠薪问题被迫留在这里。俩人都在柬埔寨矿场挖矿,当初在国内,这边的工头承诺他们每个月可拿1.5万保底工资,加上其他挖矿收入,一个月拿3万不是问题。

但是在矿场干了半年,仅拿到3个月的工资,当初承诺1.5万的保底工资没有兑现,更别说3万月薪。工头也处于失联状态,为了维持生活,俩人只能继续待在柬埔寨,等机票降价,等工头还钱。

胡阿姨来柬埔寨好几年,经前同事的介绍来磅湛省的工厂做普工。40多岁的年纪,本该在孩子的照顾下慢慢淡出工作,减缓压力,但是命运弄人,前几年的时候,胡阿姨的老公因为投资破产,负债累累,全家人都入不敷出。

没办法,听说柬埔寨的工资比国内高许多,加上孩子都已经20好几,胡阿姨便放心地来到这边。现在工作了几年,没有交到很好的朋友,也没有有趣的社交,但胡阿姨很是满足。

疫情之下,机票高昂,胡阿姨付不起费用,所以已经两年多没有回家。为了挣钱养家,所以留在柬埔寨,本来没有任何遗憾,直到母亲的离世,才打乱了所有的信念。

今年5月,胡阿姨70多岁的母亲离世,死在老家的山沟沟里。这是一场意外,本与所有人无关,但胡阿姨还是感到无比自责。那天下午她还在磅湛省的厂里,离家万里的无助,让她几度崩溃。

如果时间能重来,她希望自己安然待在母亲身边,因为母亲现在不需要钱,需要的是陪伴。但她那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错过了见母亲的最后一面。

机票昂贵也成为阻碍母女相见的一个原因,胡阿姨的工资虽然比国内高,但是支付大几万的机票,加上来回两趟的各项费用,是非常吃力的。

中年人的无奈,莫过于上有老、下有小,一觉醒来,全是依靠你的人,却没有你可以依靠的人。

胡阿姨为了家庭、老公、孩子留在柬埔寨,却失去了自己最亲的人。但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她只能负重前行。

而对于现在许多人而言,留在柬埔寨最大原因是机票昂贵。这笔钱,支付不起,无力支撑这样的费用;支付得起,太贵不舍得,付了也是浪费。在这样的纠结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滞留在柬埔寨。

此外,还有因为受骗而滞留柬埔寨的中国人、因为没有工作只能受亲戚朋友“救济”的中国人…

而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留在柬埔寨的中国人,在柬埔寨的日子都成为了人生的一段经历过往,或欢喜、或悲伤,她们终将马不停蹄奔向生活的洪流中,继续往前走。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