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检察院:微信群“抢红包”竟成洗钱帮凶

抢抢微信红包就能赚到“高薪”外快,红包来源竟是因“裸聊”被敲诈勒索的受害人,一洗钱团伙通过组建微信群,拉被害人入群,胁迫其发红包,通知群内成员以“抢红包”的方式转移资金,最终形成了敲诈勒索和洗钱一条龙犯罪链条。

近日,经上海金山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依法判处刘某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4000元;判处吴某有期徒刑7个月,缓刑1年,并处罚金5000元。

动动手指“抢红包”就能轻松赚钱

2021年1月,刘某在与好友王某打牌时谈起自己最近经济状况不太好,正考虑找个途径赚点钱。“有个活儿可以介绍给你,只要在微信群里抢抢红包,其他都不用做,每天也能拿到不少提成。”好友王某遂推荐给刘某一个轻松赚外快的办法。“动动手就能赚到钱,竟然会有这种轻松的赚钱办法?不会是犯法的事情吧……”得知有这种“好事”后,刘某是又惊喜又疑虑,但挡不住赚快钱的诱惑,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随后,王某将刘某拉进了一个微信群。“客户进群了,准备开抢。”每当群内有新活儿,群主就会通知大家提前做好准备,刘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通抢,抢完后很快就有人在群内发新的建群邀请码,刘某便扫码进新群继续抢红包。每次抢完一轮后,刘某都会按要求将钱款转还给群主,群主则会在这些钱款里抽出1%返给刘某作为好处费。

活轻松、来钱快,尝到了甜头的刘某不久后又把自己的妻子吴某也拉进了群一起“赚钱”,夫妻两人虽然都意识到这种“好活”来路不正,但贪图利益的他们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并没有停手。

发红包的人竟是被勒索的受害者

就这样,刘某等人每天抢红包的数量少则十几个,多则几十个。刘某、吴某等人在抢红包,那在群里发红包的人又是谁呢?受害人阿伟就是被骗后在群内发红包的人之一。2021年2月2日晚,阿伟在家中玩手机时收获了一段“艳遇”,一名昵称“依依”的女网友主动提出想和他视频裸聊,经不住诱惑的阿伟点击了对方发来的“私密视频聊天软件”的下载链接,后点开视频与其裸聊。

不料裸聊没几分钟后,“依依”突然翻了脸,将裸聊视频和阿伟的手机通讯录一并发了过来。“你也不想让大家都看到这个视频吧?这事情可以花钱处理……”收到“依依”发来的信息,阿伟这才意识到对方早已把整个“裸聊”过程录了像,而他应要求下载使用的APP则将自己的个人信息出卖了,在对方的威逼之下,他只能任由他人摆布。随后,“依依”发来了一个微信群二维码,阿伟扫码进群并发了两个红包,红包很快就被刘某、吴某等人在内的群内成员一抢而空。“刚才的钱是删视频的,你再给点钱才能删通讯录。”在对方的威胁下,阿伟又在群内发了三个红包,但对方显然不满足于此,一而再再而三的索要钱款,无力招架的阿伟最终选择了报警。

根据被害人微信红包的领取记录,警方将目标锁定在了刘某、吴某等人身上,2021年3月,犯罪嫌疑人刘某、吴某被抓获。经调查发现,两人虽不了解上游的犯罪情况,也并不直接与“依依”等人接触,但其所抢红包中的资金涉及洗钱犯罪链条。“知道这些钱是来路不正的,但想着来钱快又轻松,就被冲昏了头……”被抓后,两人在交代因贪图一时小利走上违法犯罪道路时追悔莫及。

经审查,2021年1月至3月间,刘某、吴某、王某(另处)等人为牟利,明知资金来源非法,仍通过微信抢红包的方式协助他人将上游犯罪钱款转移至其他账户,其中刘某转移2.4万余元,吴某转移4.5万余元。

日前,金山检察院依法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对刘某、吴某提起公诉。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