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集团毫无人性:台湾省智障少年在园区里被殴打,电击,并被多次贩卖?

A01(960*100)
B01(480*100)
C01(960*80)
D01(480*80)
D02(480*80)
D03(480*80)
D06(480*80)

诈骗集团毫无人性:台湾省智障少年在园区里被殴打,电击,并被多次贩卖?

我们今天这篇文章的主人公是一位台湾智障男孩,今年4月中旬,他被同为台湾省的网友哄骗到柬埔寨,提到叫人来柬埔寨的故事,大家都懂得,来的人基本上都是被人卖掉,大部分被骗来的人,结局都是毫无悬念,小黄他也是一样,哪怕网友也知道他是一个智障男孩,但是人口贩卖集团和诈骗集团依然没有放过他,刚来到这里,他就被卖到了诈骗园区里。

这个智障男孩名字叫小黄,在柬埔寨的诈骗园区里,他经历了无数场噩梦,因为前面我们已经提过了,他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这一点有残疾证证明,所以他这样的小孩,是无非从事诈骗行业的。

小黄的智障证件

也正因他是如此情况,所以他每被卖到一个新的诈骗公司就会被人殴打,被人电击,但是不管公司打手如何暴打和迫害他,他依然也是做不成业绩,公司看到这样的情况,毫不犹豫的就把他卖到下一家。

这样他就好比是掉入了一个恶性循环里,不断的被人贩卖,不停的被人殴打,电击,虐待,可以这样说,他认知的世界跟这些诈骗犯完全不同,他的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天真无邪的世界,他不认为人间有善恶之分,他的认知里,大家都是人类,应该都是有爱才对,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感受过东南亚的黑暗和人性的险恶。

但是对于他这样的一个小孩,人口贩卖和诈骗集团并没有丝毫的怜悯和同情,在诈骗集团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可以随意的欺负和践踏他,来柬埔寨的日子里,他每天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他彻彻底底的沦为了人诈骗集团不断贩卖的奴隶。

从6月份开始,他就不断跟台湾省的家人发出求救信息,但是家人都远在台湾省,看到他沦为诈骗集团的奴隶,每天都会被虐待,家人虽然心里都很着急,却也是心有余力不足,因为他们不认识在柬埔寨这边的人,他们求助当局,却没有人去理会,在当地报警也是没有任何办法解救,所以家人只能不断的在网络上寻找求救通道。

后来小黄的表哥从网络上联系到一个反诈组织,对方要求表哥把小黄的资料全部给了这个组织,然后由他们上报到有关部门,争取早点把小黄从魔窟里营救出来,家属当时心情非常激动,他们觉得这就是全家人的希望,家属不断跟反诈组织沟通和配合,期待着他们能早日把小黄平安解救出来。

可是从发出求救到9月份,已经整整经历了3个多月的等待,小黄依然还是不停被诈骗集团贩卖。家属也异常着急,不知道小黄何时才能被救出来,后来表哥不断追询表弟的救援进度,反诈组织也让小黄本人和家属求助过省长脸书,联系过省长秘书,家属也照办了,但是,在小黄联系完的第二天,还没等到警察来救人,公司就提前收到信息,把他转卖到下一家了。

这仿佛还是一个无限死循环,看到这样的结果,家属简直是欲哭无泪了,他们不知道,为何一个智障少年在柬埔寨竟然会遭遇这般惨象,他就像一个奴隶一样,不停的被贩卖,而家属却是毫无希望的等待,他们不知道这样的人间惨剧何时才能结束,不知道谁能够帮帮他们,帮他们救出可怜的小黄。

家属一直都在等待,他们期待一次奇迹的出现,皇天不负有心人,之前跟表哥有联系的自愿者帮他推荐了一个爱心组织,他们遇到了“让爱回家”民间救援团队,这是一个由爱心人士自发组织的团队,专门帮助那些被骗东南亚诈骗园区的受害人回家,家属本已绝望的心态又有了新的希望。

下面是志愿者跟家属沟通的细节:

黄母表示小黄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因为他是轻微弱智,是一个想法很单纯,思想超简单的人,不会分辨是非, 思维就像个小孩子。正是因为小黄这样的情况,所以全家人对小黄都是关爱有加,都希望他能健康快乐的生活着。

说起小黄为何会被困柬埔寨,黄母说,当初他在脸书上认识了一个人,这个人是在台湾找工作网社团认识的朋友,当时这个人不在台湾省,这名声称是在柬埔寨的台湾人,就骗小黄说,柬埔寨这里有个好工作,问他要不要过来上班,来到这里包吃包住,而且工作轻松工资又高,随随便便就可以年薪百万,他还说什么不用在台湾这么辛苦做工,台湾辛辛苦苦工作,每月也才只能赚那几千块钱。

前面我们也说过了,小黄这个孩子比较特殊,他头脑简单,人家一这样说,他也信以为真,于是他就答应了,这个招聘他的人就安排了在台湾的老婆晚上去接小黄。

护照那些证件之类的东西,都是他叫他老婆带小黄去办的。当时那个人还哄骗小黄,这是一个很好的工作,很多人都要来上班,所以他哄骗小黄,不要跟别人说来柬埔寨的事情,一切等到了柬埔寨再提,现在办理期间都要保密,防止这份工作被别人 捷足先登了,对于他说的这些,如果是个正常人可能会不信,但是对于小黄来说,他信以为真,甚至还天真的以为这个网上认识的朋友真好,帮他想的这么周到。

就在他出发那天,因为他要保守秘密,所以他什么事情都没有跟家人说,隔天早上一醒,家人没见到他在家里,家人也尝试打电话找他,但是小黄并没说出他离家的真相,就是傻傻的跟着那些人说的回复家里,瞒着家人,骗着家人,隐瞒着自己将要来柬埔寨工作的事。其实小黄只是怕说了以后家人会阻拦他到柬埔寨,他不想放弃百万年薪的工作,所以配合着招募人隐瞒这一切。

后来家人才知道,事实是在这一周时间里,小黄已经办好了护照,已经准备着前往柬埔寨了。

黄母说,小黄平时就是很喜欢交朋友,也很容易轻信陌生人跟他说的话:

人家对他好一点,他就会十倍奉还,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对于他这种情况,家里人也是很无奈。

虽然家人有多次警告和教导,但是小黄还是自觉有判断力。他总是认为自己能够分辨是非,也能够看清善恶,但是只有家人和熟悉他的人知道,他根本没有这个辨别力。

小黄是4月13日日抵达金边机场。

在这个期间小黄也没跟家人说自己去了国外,也没说出自己的情况,即便是到了柬埔寨就被卖到诈骗园区,他也没有跟家人求救,在最初的诈骗园区里他被殴打,被电击,被贩卖,他也没有跟家里人提及,当时他心想着:

不想让家裏的人为他担心。

但是他没想到,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而已,随着他被卖到第一家诈骗公司,第二家,第三家,第四家,他就这样一直被换公司,他每到一个新的诈骗公司就会被重新迫害一次,这样被虐待的日子越来越多,他都在苦苦的坚持,因为他知道想要离开这里,家里就需要给诈骗公司大量的金钱赔付,只有赔付了他才有可能离开,但是公司有人也告诉他,很多人即便是家里给了巨额赔付金,可是公司收到钱后并不讲信用,他们不仅不放人,还会把人接着卖到下一个诈骗集团,所以赔付了,只会让家里倾家荡产人财两空。听到这个情况,小黄更不想家人为他承受这样的负担,所以他不肯跟家人说实情。

所以直到五月底,家人才知道小黄被Facebook的人骗到了柬埔寨的网投公司。

因为小黄的健保卡一直是在黄母那里,一天黄母去了医院帮小黄拿药。

拿药过程中护士问黄母,小黄是不是人在柬埔寨?

听护士说小黄现在人在柬埔寨,黄母听完也懵了,她才打电话问小黄,你是不是在柬埔寨?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