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淡忘的菲律宾千禧大楼被端事件,网友出狱后发声

A01(960*100)
B01(480*100)
C01(960*80)
D01(480*80)
D02(480*80)
D03(480*80)
D06(480*80)

2019年10月9日,位于菲律宾帕拉纳克的一菠菜大楼被端,共计抓捕524人。其中包括424名中国人,45名来自缅甸,25名来自马来西亚,23名来自越南,4名来自台湾和3名来自印度尼西亚。

2019年11月14日,菲律宾移民局开始遣返被捕的中国人。首批312名中国公民被安排乘坐东航包机飞往河北省石家庄和吉林省长春。

今天小编给大家分享下其中一位当事人被捕过程和后续。

嗨,你们还好吗?过去几年里,至今我依然清晰记得那天发生的事,以下是我个人对整个事件的感受,我想说给你们听也想为这件事留下些回忆。

2019年10月9日,千禧大楼早被被大陆公安提前一个月到达菲律宾进行了隐蔽的调查随后进行突击逮捕。由于情况特殊,很不幸被牵连进去,随后整栋的人被一批批的带上大巴送到了一个很大的体育馆。

当时是晚上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进去之后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充满了嘈杂和不安,警察让男女分开全部抱头蹲下开始数数,一共524人。

接着来了几个小菲说:在调查我们之前不能与外界联系,于是开始搜查我们的随身物品。收手机可以理解,但是钱,烟,打火机,甚至妹子的项链都TM被拿走了。刚买的苹果11(2019年新款),稍微值钱一点的东西,有人刚发的工资还没来得及换成人民币也全部被搜。

说的好听是帮我们保管,但东西全被放在一个纸箱没有任何标记,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谁的,直到最后也没有还,回想起来这就是明目张胆的抢劫。

做完这些已经凌晨两点多,由于大家都是上夜班被抓,所以个个都很精神,顿时各种小道消息就开始议论开来。有的说是检查合法工签完事就可以放人,有的说是要抓所谓的杀猪盘,还有说是大楼物业没有交钱导致没拿到牌照。

不管哪种猜测,但是当时大部分人都比较乐观,其中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很多大佬也被抓了进来,以为公司不会不管,自然会找人处理。我和一位老哥聊天到凌晨3点多,最后困到直接倒在全是脚印的地上睡着了。  

第二天9点左右,菲律宾天气无比的炎热,整个体育馆成了一个巨大的蒸笼,所有人被热到汗流浃背。几乎是被热醒的同时小菲搬来了空调,放在舞台的最前面,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空调吹过的地方只有很小一部分人能吹到,并且早已被人占领,陆续又增加了几台风扇才稍微缓解下。

过一会小菲送来了几箱jollibee的炸鸡饭和水,找了个翻译告诉我们每个人只能拿一瓶水一盒饭。一开始还挺有秩序,可有的人就是乱来,一个人拿好几份饭,后面的人怕拿不到也就跟着一哄而上。

短短几分钟食物被抢光,小菲没见过这架势被吓到拦不住,还骂我们是土匪。这样做的后果也导致很多人没有分到饭,连我自己也鄙视国人这种素质问题。

然而马上打脸了,因为饭的分量真的很少,水是那种250ML的小瓶水,根本不够一个成年人的食量。加上一天一夜没有吃饭,人在一定的环境下真的会变得原始。

这样做的后果直接造成我脱水,衣服全湿透了贴在身上非常难受,眼前一片晕。直到中午再次发水的时候我几乎以刘翔的速度第一个冲了上去抢了5瓶,结果中午午饭水准直线下降,吃的炸鸡是路边摊的那种和一团又干又硬的饭,很上火。喉咙开始发炎,不少人身上开始起痱子奇痒无比。中午的空气更加闷热,到处散发着各种体味和汗臭。靠在墙边正想休息一会又被吆喝起来清点人数,小菲天生脑子就不好使,容易数错后又重来,每天数人至少3次以上,到了后半夜还会叫起来数一遍,让人很崩溃。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移民局的人和中国的几个便衣警察来了,先是登记接着给我们贴上了编号,后来才知道那张登记表填了是为了拉黑驱逐我们。

所有人被分成三部分,1、按照国家区分 2、按照楼层区分 3、按照公司区分,还有楼下餐厅师傅和打杂的也都被抓了。接下来几天开始核实身份,陆陆续续放走了一部分人,外国人因为无权干涉就放了。

后来据说要花100W披索才放一个人,但我估计这是假消息,再后来听说移民局局长贪污被下台,这里的人给钱也出不去。实际上是国家下令要抓你,你根本没有办法对抗。

接着有公司的老板因为良心不安给员工写了很长一封声情并茂的道歉信,意思就是目前公司已经无法救你们出去,但还是会努力想办法,有的公司是直接联系不上人了。

就是这样的大环境下大家都特别焦虑,小菲却做起了我们的生意,开始倒卖生活用品。零食,汽水,价格还算合理,另外还可以打电话,1000P你可以和家人通话5分钟,好笑的是钱一开始都被你们搜走了现在又让我们拿钱来买东西。所以在一开始有远见的人把钱和手机藏了起来,以最低的汇率人民币兑换披索。

菲律宾一直在戒烟,所以抽烟也是不允许的,男的烟瘾犯了就开始想尽办法搞烟,给钱让打扫卫生的小菲以700-1000P的价格偷偷带最便宜的利群(外面包装很恶心的那种),以三倍到四倍的价格转卖。由于警察看见会被搜,甚至藏在盒饭里都被搜掉。烟的价格堪比股票,一天一个价,最高卖到了70人民币一根。常常能看到一支烟几个人抽一口的画面,这个时候就是谁有钱谁就是大爷时期,说好听点叫有生意头脑,难听点叫发国难财。

没过多久公司和物业大楼似乎打通了关系,开始每天好吃好喝的送东西进来,从三菜一汤的盒饭,KFC全家桶,饮料零食,小火锅,连日常的生活用品全部送了进来。

最豪横的还是外国人的公司,送的东西都是最多的,换洗的内衣裤都有,后来那些人出去之后留下了很多物资被瓜分。

接下来就开启了一段相对和谐的时光,解决了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后,大家开始厌倦吃了睡,睡了吃的生活。中国人的智慧往往是无穷无尽的,于是开始给自己找乐子。用纸皮撕成一个个小块写上文字夹在水瓶盖里,在纸皮画上格子下起了象棋,斗地主输了就跟有仇似的使劲揍,男孩子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甚至有人泡起了妞谈起了恋爱。

体育馆外面有一个很小的院子,放着一排临时厕所和一个水管,旁边晒着衣服。因为之前的一次反抗所以现在允许我们抽烟,但只能在这个院子里。院子外面有一片茂密的树林,神奇的是里面居然有一只鹿和两只残疾猴子,还有几只家养鸡。每天下午看猴子出来要吃的也成了一个乐趣。

我偶尔也会看看书,最大的乐趣就是听人吹牛逼,应聘炒菜结果变炒群,听老司机开车,渣男的自我修养,狗推天团的故事,还有老大哥为了生活颠簸的一生,多多少少听完后会有共鸣,自身硬性条件就不够,没有技术又拖家带口,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来做这种事。可能有杠精要说这是自己不努力的结果,可是现实就是80%的人都是咸鱼。期间还发生了很多次暴动,这么多人被关在一个地方憋久了,任何磕碰和说话的语气都会引起争斗,所以三天两头一暴动,流血也很正常,这样的日子安逸且焦虑,因为不知道事情的结果会怎么样,时不时的小道消息大家都不抱希望的同时其实又在盼望事情有转机。

直到11月13号上午,当我看到两个穿着中国制服的警察时,所有的幻想被打破,似乎已经预感到了结局。

当警察拿着话筒喊:“兄弟姐妹们,你们在这里辛苦了,现在我们要带你们回家,不让你们在这里受委屈了,接下来我们按照秩序排队。”

巴拉巴拉一堆后,居然有人开始喝彩欢呼,这话却在当时的我听来显得那么可笑。因为整个事件发生的一开始根本没有管过我们的死活,当外国人所在的大使馆纷纷上来慰问自己国家的人,尽管他们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但起码态度很好,还能送点吃的和家乡的食品给他们。而我们的大使馆自始至终都很冷漠,面对我们的疑问,什么时候能回去,外面的情况,我们要在这里被关多久从来不做任何回应。

在这里我个人只想说大部分时间好吃好喝并没有觉得很难受,但是很多人以为这是在坐牢,却不知道相比这里回国面对的是更加严峻的环境。 

所有人穿上了黄T,再次分了编号,手里的饭菜瞬间不香了。日子相处久了,大伙一起吃饭睡觉,也算“同窗”了,难免有了些感情。漫天的扑克,水瓶打出的礼炮声响,台上的人一起唱歌欢送,为千禧大楼事件拉下帷幕。 

三件套安排的明明白白,银手镯,头套,被左右护法押着坐上了免费飞机。我依稀记得我困到睡着了,飞机飞了很久很久,大概3-4个小时。下了飞机明显感觉到闪光灯和拍照声,手铐是背在后面铐着所以非常难受。

2019年11月14日,我站在了看守所大门,高高的围墙上面是更高的铁丝网,北方很冷,进去之前要全部脱光检查,所有衣服只能穿在身上,任何金属锋利一点的东西都不能有。

接着穿过很多道门,其中还有武警站岗,你们想象那种地方就跟电视剧里的一样。最后在一个灯光昏暗阴森的长走廊进到一个铁门房里,进去就是一个大通铺,北方有地暖的那种。厕所就在旁边,中间隔着一个可以活动的过道,同时二十几双眼睛一齐看向我。军事化管理,必须站直了先自我介绍,适者生存,我所在的位置里面有五个管教,一个白脸,四个红脸,进去都不会有好脸色。

新人擦地干活是基本操作,是那种用手拿着抹布几乎跪在地上的擦地,为了防止有人自杀,里面禁止有任何锋利尖锐的物品。进去要背监规,这些都能接受,然而到中午吃饭居然发了一个小的洗脸盆打汤,关键那个当做碗的小脸盆居然和我以前喂狗的碗是一样的,白菜汤里放酱油黑乎乎的,你们能懂我的感受吗?当时我直接崩溃了。

后来才知道,在里面只有两种人会活得好一点:要么你有关系,要么很懂得拍那几个头儿的马屁。早上一个馒头,中午是白菜汤,晚上是没有米的白米粥,周末会有面条汤,只要打饭大叔手不抖都能尝到两片肉。每天早上8点起床,22点睡觉,晚上必须有两个人站岗两小时。 

我所在的里面小到18岁,大到75岁,最少关了一个月,最多一个关了3年还在等判决。印象深刻的是有好几个融资案骗来的钱全部输给了菠菜网站,还有一个因为两百多万诈骗案,等了1年的判决,上诉无果直接判了11年导致精神有些失常。

经常听说晚上有人站在床板从上往下盯着看,我自然是不相信,在这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说的话。因为人都会站在自己的角度为自己说好话,他们不会告诉你自己是因为愤怒故意伤害别人,只会告诉你自己因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才被逼成这样,你无法判断对错只能听听就得了,这是我在里面的总结到的。由于我性格比较耿直 ,一个星期后很无辜的被外面的管教当成出气筒,被扇了耳光,当时就懵逼了,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的我却硬生生的憋住了,天知道我为什么就憋住了,只觉得脑袋嗡嗡响。 

在这里我想提醒下你们,如果进到这里被外面的管教打,一定要忍着,而且千万不能还手或者哭,越哭只会打的更凶,因为他们每天面对各种犯人的手段也是非常凶狠可怕的。甚至会故意使用手段针对一些新人,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崩溃受不了,录口供的时候自然就什么都说出来了。如果是里面的管教看情况可以有理有据的反抗,人家一看你不好欺负也就不怎么针对你了,欺软怕硬在这里也是生存王道。

另外我想说,如果你们有朋友或者家人在里面,一定要送点钱给他们,一般看守所会打电话告诉家属两点:1、因为什么被抓 2、打钱。如果没有提到,你们可以直接问打钱方式。钱在里面只能买到吃的和生活用品,一是可以买东西去讨好管教,二是每次打钱后里面的人会收到1个存款条,不需要太多钱。看个人情况500-1000差不多能用一个月,上面可能有你的签字,你无法想象第一次收到这个条的人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安慰。

其次衣服尽量买不带拉链,扣子的可以,如果是个女生,内衣裤一定多买两套。里面所有的作息时间都是有限制的,公安收集证据(口供)给法院,法院核实会在30天内核实批准逮捕,超过30天出不来就说明他们有证据了。

另外律师方面我可以告诉你们,因为是团体案件,律师在这里完全起不了什么作用,什么串供,互相指认瞬间玩完。因为法律的坦白从宽,加上因为”审讯”很多人早已背叛了,这也是人性使然。如果你们有能力找到一个有关系的律师或许能让他帮忙找找负责你家人所在房号的管教,想办法给点钱让你的家人能好过很多,至少不会挨打特意针对,不然就是浪费钱。按照程序法院在2个月左右进行审判,1个月开庭,现在是5月份,如果疫情不受影响,他们会一起上法庭等待判决。 

我不是一个好人但也不是特别坏的人,由于特殊原因我不想暴露太多细节,以上是我对整个事件的大概描述。借此想警示在菲的你们,如果公司是杀猪盘,只要有会员报案,金额达到一定数量了国家真的会行动,之前的“利剑行动”“2020长城行动”“长城2号”你们搜搜就知道了。

如果某个会员是个当官的挪用公款,那么很不幸你可能会以同样的方式回到祖国的怀抱,另外牌照什么的绝大部分是挂靠,出事了管你有没有牌照,除非直营牌照会比较安全,但最近国内已经开始人口排查,富贵险中求,大家自求多福吧。

我被判刑一年半,出来后的第一天,一个警察告诉我,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两个,一是失去健康,二是失去自由。我很气愤得反驳他们,为什么这么多人出国打工?如果国家能重视下这个问题,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往火坑里跳。被抓的几百人里他们的面孔绝大部分都很年轻甚至稚嫩,随便判两三年,多则五年以上,多少人的青春和家庭会被毁掉。如果要抓也是抓老板,抓不到老板,网站还会继续开起来,那这些年轻人都只能成为炮灰!

他却反问我:“你认为警察是好人还是坏人?”答案是“有好人也有坏人”。你们能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吗? 

最后出来的人只有七个,保释费4万9。哪怕只入职3天,只要参与了都要拖到开庭。由于案件人数较多,后期上诉也很困难,我是不幸的,也是最幸运的那个人。 

“嘿,那些我只知道绰号的小伙伴们,我知道你们现在可能过的很糟心,也不知道你们会被关多久,但是我想说你们一定要坚强,只有这样才能挺过去,曾经说好的谁先出去就在门口等五分钟,不要五分钟,我一直在等着你们,永不忘记。”

菲律宾带给我很多美好的回忆,如今我被以诈骗犯的名义拉入黑名单,应该这辈子都无法回到那里,我最想去的是机场对面的教堂,那里是一切的开始,很遗憾没有拍过一张照片保存下来。

简单的人际关系,SM的摩天轮,夕阳下的海边,在国外我的朋友很少,少到只有两三个可以说话的人。在菲被关押的时候我第一次认识了那么多人,乐观幽默,无奈心酸,简单可爱,牵挂和迷茫,是我从你们身上感受到的感受,谢谢你们在我艰难的时刻对我提供的帮助和关心我深表谢意和感动。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