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缅北“挣大钱”,5个月只发了4000元!被结拜兄弟欺骗赴柬埔寨,台湾“猪仔”器官险被全摘

偷渡缅北“挣大钱”,5个月只发了4000元!被结拜兄弟欺骗赴柬埔寨,台湾“猪仔”器官险被全摘

乘飞机、坐摩托、爬山路、钻铁丝网……

一支10余人的队伍,从湖北十堰偷渡到缅北,只因听信赌场能“挣大钱”,没想到,很快就被现实狠狠“打脸”!

听说境外能挣大钱,他偷渡到缅甸赌场打工

“不仅没挣到钱,路上还十分艰险,回到十堰下飞机的那一刻,我眼泪花儿都出来了……”

近日,十堰市公安局东岳分局破获一起偷越国边境案,嫌疑人之一魏某讲述了偷渡去缅北赌场打工的经历。

时间回到2017年,时年17岁的魏某听朋友说境外赌场工资很高,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中介”叶某(本案主犯)。

叶某在十堰大量招揽工作人员,号称在缅北的赌场生意很大,包吃包住,每月工资1万元,并承诺来回路费和开销都包了。

一群和魏某一样急于找工作的年轻人听完很心动,决定跟着叶某干。

2017年3月,魏某等十余人在叶某的安排下,乘飞机到达云南边境小镇,又乘坐摩托车走上山间小路。在半山腰,看到一张1.5米高的铁丝网,中间有个破洞,他们就从洞中钻过去,成功偷渡到缅甸境内。

随后,他们被带到缅甸小勐拉“维加斯酒店”的赌场打工。老板先安排他们在赌场熟悉规则,然后又让他们学习利用微信拉赌客,组织线上直播赌博。

业绩不好被劝返,5个月只发了4000块钱

魏某的工作就是在微信群里当“开奖员”,其他人有的当“托儿”吸引赌客下注,有的当“结算员”,根据输赢给赌客返钱。

由于下注的客人太少没赚到钱,两个月后,赌场为了节省成本,把他们从酒店转移到偏远山区的一个二层民房里,让他们通过微信、QQ群在国内推广赌博网站。

食宿环境变差,承诺的工资也没发,魏某和朋友打起了退堂鼓。但叶某表示,老板很生气,他们没有创造价值,连机票钱都没挣回来,不允许他们走,只象征性给每人发了1000元生活费。

魏某和朋友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因绩效太差,三个月后被老板劝返,临走时只给了3000元路费。

费尽周折回到十堰,下飞机时眼泪直流

“去的时候身份证都上交了,不发钱我们也没办法走……”魏某称,他和朋友租了辆汽车到达中缅交界的一条河边,乘坐当地村民的简易竹筏到河对岸。

魏某在赌场打工时,听人说这条河里淹死过不少偷渡者,河里还有鳄鱼,乘坐竹筏渡河时胆战心惊。幸好,他们有惊无险地抵达对岸,踏上了中国的土地。

他和朋友又租车赶到机场,转乘三趟飞机辗转回到家乡十堰,路费花光了手中所有的钱。

询问室里,魏某提起多年前的这一幕仍然记忆犹新:“下飞机的那一刻,我眼泪花儿都出来了,心想没挣到钱不要紧,我终于安全回来了!”

近日,魏某因涉嫌偷越国边境罪被公安机关传唤,叶某等赌场工作人员也相继落网,案件在侦。

魏某在赌场打工时,听人说这条河里淹死过不少偷渡者,河里还有鳄鱼,乘坐竹筏渡河时胆战心惊。幸好,他们有惊无险地抵达对岸,踏上了中国的土地。

他和朋友又租车赶到机场,转乘三趟飞机辗转回到家乡十堰,路费花光了手中所有的钱。

询问室里,魏某提起多年前的这一幕仍然记忆犹新:“下飞机的那一刻,我眼泪花儿都出来了,心想没挣到钱不要紧,我终于安全回来了!”

近日,魏某因涉嫌偷越国边境罪被公安机关传唤,叶某等赌场工作人员也相继落网,案件在侦。

案经桃园地检署获报指挥警方追查,逮捕人蛇集团主嫌25岁林䥵妘、27岁蔡松斌、31岁谢庆辉及王姓共犯(另由嘉义地检署侦办中),19日侦结将3人依违反人口贩运法等罪嫌起诉。

检警调查,此案由林女涉嫌负责中介柬埔寨人体器官买家,谢男负责寻找对象(养猪场),蔡男与王男负责监管受害对象出境。林女先于2021年联系上柬埔寨叶姓器官买家,谈妥以100万元交易,搭机前给前金50万元、交人后给50万元尾款,林女找上谢、蔡配合应允事成后给给10万元。谢男搭上认识多年的黄姓男子,诓骗称可至柬国从事月薪6、7万元的行政工作,再以疫情期间出境为由,安排黄进行肝脏、肾脏及X光等健康检查。图片之后,蔡男取得黄男交付的身分证件及小黄卡,办理护照及购买机票后,于今年7月27日由王男将护照、小黄卡及机票等交付黄男,并由王在旁监视确保黄独自搭机前往柬埔寨。幸而黄抵达柬国后,器官买家方面称说已经找到配对人选而拒绝继续交易,黄男始免于遭到摘取器官厄运、惊慌返国。其后黄男成功逃脱回到台湾后却又遭受谢男以多年情谊威胁不得供出事件,在检察官多次劝说下才指控谢男。

图片▲负责寻找器官买家的林姓女子。台警图片

难逃人性的贪婪检方认为,3嫌共组人口贩运集团,仅因贪图钱财,竟不顾人命,将被害人诈骗至柬埔寨意图供人摘取器官。且人蛇集团对话中提及「全拆」,竟是指摘取心脏、肝脏、肾脏及眼角膜等全数可用器官,堪称骇人听闻、恶质重大,依法将3男女依照违反人口贩运法罪起诉。图片
看了这则新闻,有人相信人体器官事件是真实的,不过也有人反驳,说人体器官移植有那么简单吗?这个是一项非常有技术含量的手术,据在柬埔寨生活多年的多位华商说道,大家都知道柬埔寨医疗很差,本国政要和富豪看病都去泰国和新加坡,目前为止还没听说过柬埔寨有能做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

图片▲台警查获疑犯手机内惊见器官捐赠同意书照片,台警图片还有粉丝表示,柬埔寨有数十万网投从业人员,还有数万都是偷渡来柬埔寨的诈骗从业者,能出价100万,那还不如花30000美金直接在柬埔寨的网投公司里挑选一个了。大家都知道,柬埔寨的诈骗园区里随便贩卖人口,公开价格就是20000-30000美金一个人,对于那些没有护照偷渡来的人,即便是卖到哪里都没有人知道,即便是永远消失了,也不会被人发现,因为他们偷渡来的,没有任何入境记录。图片

根据台湾当局资料显示,今年上半年有6000名台胞赴柬,但目前只有3400多人返台,另外有2000多人在柬失联。

虽然随着官方展开行动,已经有部分遭禁锢人员获救,但即使官方大力宣传,也仍有不少人难逃人性“贪婪”的一念之差被骗去当地,去了,就难再回来。

我们无法根除所以罪恶发生,只能在面对不合理诱惑时,于“赌一把”和自保间做出最理智的判断。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