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这个之后脑袋里都是它”,赌客输140余万后主动报案,牵出跨境赌博集团

“耍这个之后脑袋里都是它”,赌客输140余万后主动报案,牵出跨境赌博集团

耍这个耍久了每天脑袋里面都是它然后天天晚上失眠感觉就像行尸走肉一样其实我以前也不是这个样子的我以前很上进的一个人

一个月赢了38万

四川广元,邓恩杰(化名)是四五家网吧的老板,偶尔做点生意,一年能挣几十万。

闲暇之余,邓恩杰会打麻将和扑克,也因此逐渐和一些牌友熟悉起来。2019年年初,一个牌友向邓恩杰推荐了名为“某某在线”的赌博App,里面有百家乐、龙虎、牛牛等赌博项目。
牌友告诉邓恩杰,境外实体赌场会通过这款赌博App进行直播,二十四小时不间断,随时进去随时玩,输赢也随时可以兑现。赌场是真人荷官在线发牌,不会弄虚作假。

图片

在熟人的推荐下,邓恩杰拿50元、100元不等的小钱试探性地赌了一下,每天只想挣点烟钱。没想到,刚开始的一个月,邓恩杰买啥中啥,一个月赢了38万。

图片

这种连胜的体验让邓恩杰对这款App越来越上头,可第二个月时,他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从第二个月开始,邓恩杰每次赌博都会输个一两万,之前赢来的38万也很快就输完了。
然而,邓恩杰并没有就此收手,他想在赌场翻身,把钱再赢回来。于是,邓恩杰把自己和妻子多年的积蓄都用于赌博,还借了高利贷,最后血本无归。
为偿还高利贷,邓恩杰卖掉了几个网吧,只剩下一个网吧用来维持生计。妻子帮邓恩杰填补了二三十万元的债务后,就离婚带孩子回了娘家。
后来邓恩杰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骗,向四川省广元市公安局利州区分局宝轮派出所报案。
据邓恩杰描述,他共输了140余万,其中有80余万是自己的积蓄,40万是高利贷,剩下20余万是从亲戚朋友手上借来的。输光积蓄后成为赌场代理人图片

邓恩杰告诉警方,他通过一对夫妻和境外赌场联系,这对夫妻是他充值和提现的渠道。丈夫名为王锐博(化名),妻子名为吴茜茜(化名)。之前介绍邓恩杰下载App的牌友,就是吴茜茜的弟弟。图片

据邓恩杰描述,王锐博夫妻声称他们在缅甸,但邓恩杰认为他们就在四川广元。深入调查后,警方确实在广元某小区找到了王锐博夫妻。

王锐博自幼双腿残疾,行动全靠轮椅。2018年,几个朋友把王锐博夫妻骗到缅甸做生意,他们靠背和抬帮王锐博偷渡。

一开始,王锐博夫妻只想开家火锅店,可当地的环境很差,不如国内农村,一个烂棚棚的转让费都要三四十万。

看完铺面后,王锐博夫妻就被朋友们带到了当地的赌场。两个多月的时间,王锐博不仅输掉了夫妻俩近20万的积蓄,还欠下了十几万的外债。

这时赌场给了王锐博夫妻一个选择,他们可以成为赌场的代理人,靠发展赌客挣钱。如果一个赌客输了1000万,那么赌场就会给代理人返四五百万。

回国后,王锐博夫妻就开始发展赌客,邓恩杰就是他们发展的第一个赌客。

邓恩杰说,他之所以赌了两年的时间,是因为王锐博夫妻的套路太深。每个月一号王锐博夫妻都会给邓恩杰打钱,小则5千,大到5万,正是这些钱勾起了邓恩杰的赌瘾。图片

王锐博夫妻解释说,他们是看邓恩杰输得太多,就想着把自己拿到的提成返一些给邓恩杰。吴茜茜说,她曾经劝邓恩杰别赌了,但邓恩杰不听。图片

然而此时,双方的争论其实已经没有意义了。涉案资金1亿余元图片

经查,“某某在线”是一个在国内注册的跨境赌博App,实际参与赌博的会员有7万多人,每年进出账的流水高达上百亿元。

这个赌博集团长期盘踞在缅甸北部地区,团伙成员包括股东、代理人、技术、推广、客服等,层级分明,人员众多,光代理人就有3000多人。

疫情前,这个赌博集团主要针对实体赌场,后来变为通过网上招赌的方式来牟利。

由于赌博集团的主要成员全在境外,和境外的地方武装及其他的犯罪集团有一定的勾结,因此此案的侦破难度极大。

为此,四川省广元市公安局成立了由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为组长的专案组,并设置了技术组、资金组、侦查组对这个赌博集团展开全面调查。

2021年5月,警方在四川、广东、湖北、安徽、河南等多省市共抓获犯罪嫌疑人80余人,查获涉案银行卡3000余张,捣毁为赌博平台提供网络支持的境内公司一个,捣毁为该赌博平台非法结算支付的境外地下钱庄一个,冻结涉案资金1亿余元。

图片

目前,王锐博、吴茜茜等犯罪嫌疑人分别因涉嫌开设赌场罪、偷越国(边)境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等罪名,被四川省广元市公安局利州区分局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对于部分盘踞或者躲藏在境外的未到案嫌疑人,警方还在进一步追捕中。

普法时间 pufashijian图片
Q1赌客和赌场的联络人并没有参与赌场的直接经营,为什么也会涉嫌开设赌场罪?‍
A1:开设赌场罪是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一个罪名,传统意义上开设赌场罪需要有场地,赌场内部的人员也有具体的分工。但是在现代社会,随着网络科技手段的发达,开设赌场罪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形式,比方说开发网站投注,或者是开发赌博网站供他人使用,又或者是参与赌博网站的利润分成,这些都属于开设赌场罪的行为。在本案当中,如果没有这些代理人的参与,网络赌场是没有办法接触到个人的。正是因为这些代理人的参与,让网络赌博延伸到了具体的被害人。在这个意义上,它符合《刑法》规定的开设赌场罪的具体构成要件。
Q2有人通过各种渠道去境外的赌场赌博,这种行为在法律上如何定性?
A2:根据我国《刑法》规定,对于境外实施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实行属人原则。也就是说,中国公民在中国境外实施违法犯罪行为,在特定的条件下,我们也是可以追究刑事责任的。根据国家法律规定,参与赌博本身是一种违背治安管理的违法行为。在境外参与赌博的行为,本身不是犯罪,没有办法按照我们国家《刑法》的规定去追究刑事责任。但是,组织其他公民去境外赌博,组织者有可能会构成犯罪。如果不是按照正常的出入境手续出入境,那么就有可能会构成偷越国(边)境罪。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