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什么是活尸吗?不是网逃,不是杀手,不是吸毒者,而是?一个被骗东南亚的受害人爆料。

你知道什么是活尸吗?不是网逃,不是杀手,不是吸毒者,而是?一个被骗东南亚的受害人爆料。

前几天接到了一个受害人发来的爆料,再次提到了两个字,“活尸”,这不是我近期听到的神秘词语,半年前就有人跟我说过,只是当时工作太忙,就给略过了,近日又有粉丝爆料“活尸”,那么我们就来写一写。

活尸,从字面上的理解来说,一般是指毫无生气的人。多比喻苟延残喘行将灭亡的事物。

半年前其他的爆料人爆料截图
当时我以为爆料人口里的活尸是指网逃人员,职业杀手,又或者是吸毒者,要不然怎么被称之为活尸呢,所谓的活尸就是活着的尸体吧?没有灵魂的人?一具行尸走肉?难道不是这样的理解吗?

其实,还真不是,爆料人口中的活尸是指活着的特定一种人。

下面我们先来看看王东(化名)给我们发来的投稿。

大家好,我是王东,我来自浙江丽水,今年40岁了,说来惭愧,按照年龄来算我已经年近中年了,正常的中年危机促使我出国赚钱,可是现在却陷入了不堪的境地。想想自己如今苟延残喘的活着,也确实有太多的无奈。

有时候我真想从顶楼一跃而下,永远离开这个万恶的世界,但是一想到家里的父母和孩子,我仿佛又看到了肩上那沉重的责任,我只能默默的鼓励自己,现在还不能死,父母今年快七十岁了,我又是家中独子,如果我死了,以后谁能给我二老送终呢?

都说天下最悲惨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想想年老体弱的父母和家里尚未成人的孩子,我只能不断的给自己鼓励,一定要活下去,只要有口气在,就一定还会有希望。。。

虽然现在被困缅北,但是我相信,正义永远都是存在的,缅北的黑暗不可能永远遮盖住太阳,等到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我想,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回家了。

简单说说我的缅北经历吧,我再次重申一下啊,我今年已经过了40岁了,从未有过想要出来做灰色产业的想法,只是想着要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而已。

所以大家不要对我有偏见和误解。

我是2020年6月份去到缅甸的瓦邦,2021年开始在瓦邦孟平做废品回收生意,同年年底因为疫情的原因歇业。
2022年7月一天,瓦邦的一个本地人给我介绍了一个福建姓刘的老头,具体名字不知,刘老头看着就像是一个有钱老板,一身品牌的装扮,拎着一个爱马仕皮包,走到哪里都是一副老板做派。

他说,他来缅北二十多年了,缅北的每一个城市他都很熟悉,在这边他也有很深的人脉关系,如果我搞废品回收需要帮忙介绍成熟小区,那他可以帮忙介绍。

因为他表现得热情洋溢,在加上他也挺大年龄了,看着说话办事一副靠谱的样子,所以我也就没想太多。有一天他给我打电话,约我去邦康玩,正好我也没什么事,于是就来到了邦康。

刚下车,他又叫我换乘停在路边的一辆皮卡车,说是朋友的车,我上了车就被是邦康318当兵的用枪抵住了,几个士兵让我不要出声,说带我去一个地方。

因为邦康我也不熟悉,虽然内心忐忑不安,但是我也不敢说什么,毕竟人家用枪顶着我呢,现在只能听人家安排,丝毫不敢反抗。

就这样,车在路上开了5到6小时,到了瓦邦和果敢交接的地方,接着他们持枪逼我下车,又一辆车把我送去老街,送到一个叫双峰塔附近的假日酒店,那里也是一个诈骗据点。

王东的聊天记录截图。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一个四十多岁的人,竟然被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给卖了,这事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天方夜谭了,但是就这么真实的发生了。。。

我做梦也没想到,年近中年的我,竟然掉入了一个六十多岁老头的陷阱里,谁又能想得到呢?

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干诈骗吗?也不知道买我这家诈骗公司老板是怎么想的,我一个收废品的,大字都不认识太多,电脑打字更不会了,把我买过来,有什么用呢?我能骗来钱吗?这不是搞笑么!

在这家诈骗公司里呆了两个月,后来那个头目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不要我了,他叫了一个在老街玉详办公楼的一个叫李波的人把我押去玉详办公楼,他跟我说,想要出去也可以,拿30万人民币给他们赔付,他们拿到钱就放人。

王东的聊天记录截图。
他们给了我一个手机,让我问家里要钱,可是我很清楚,家里根本就没有钱,如果家里条件还能凑合过,我至于跑到缅北来收废品吗?看看我来这里的目的就知道,家里真没钱。
后来他们看我实在要不到钱,就用棍子狠狠的抽我,这个期间给我双手上手铐,还时常用电棍电击,也就是在这里,我人生中第一次听到“活尸”这两个字,说实话,以前在国内的时候,我真不知道活尸到底是指什么,但是在缅北,我知道了。

当时看守我们的几个士兵,有一个小头目,叫阿棍,跟我关一起的还有一个人,他叫阿阳(化名),是个换汇的老板,在这边一直给网投公司换汇,因为我跟阿阳关一起大半个月,所以除了我们被殴打的时间,剩下的时间里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

之前别的粉丝爆料截图
阿阳跟那个看守的头目阿棍认识很久了,以前关系好像还不错,但是阿阳被关进来以后,他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照顾,我看那个阿棍对阿阳下手也挺狠的,有时候我都怀疑,阿阳跟他之前到底认识吗?怎么对熟人下手也这么狠毒呢?

后来我问阿阳,阿阳才跟我说,他说阿棍就是活尸,所以之前跟他熟悉也没啥用,他只听他老板的,老板让他去死,他随时都去,之所以叫活尸,就是因为他随时可能就死去了。

王东的聊天记录截图。
阿阳说,“我在缅北呆了很多年了,缅北四大家族里都隽养着很多活尸,就拿阿棍来说吧,缅甸不是常年内战吗?他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去了,也是在内战的时候被人杀害的,大概从他几岁的时候开始,他就被老板收养了,这个老板看似心慈面善做了好事,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因为老板就是搞灰产的,开赌场,开网投园区,开诈骗公司,贩毒,搞色情场所,老板都是当地很有势力的大家族,他们往往会收养很多孤儿,毕竟缅甸常年内战,那些吃不起饭的孤儿太多了,而且这种战争孤儿都很容易养活,随便给家里佣人多添一副碗筷,就能养活一个人。

阿棍从小就跟老板的儿子一起玩,他们一起长大,但是不一样的是,老板的儿子是少爷,而他,是隽养的活尸,所以他从小就知道照顾少爷,而且他们一日三餐吃饭前都要唱赞歌,看不懂了吧,其实很好理解,所谓的唱赞歌就跟北朝三胖那边一样一样的,吃饭的时候要感恩老板,是老板救下他的命,是老板给他吃的饭,他的一切都是老板给的,所以,一定要时时刻刻都唱赞歌,这个思想从小就根深蒂固种到了阿棍的心灵深处,让他时时刻刻都得牢记,他的一切都是老板给的,老板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也是他必须要忠心服从的人。

等他们长大以后,到了婚娶的年龄,老板也会安排他们早早就成家了,会让他们早点娶妻生子,然后老板会养着他们全家人,你也知道,孤儿的思想被控制以后,有多么可怕?老板让他有了妻子孩子,这不就有了下一代了吗,那么对于阿棍来说,人生是不是就圆满了呢?在他的思想里,如果没有老板,他可能小时候就死去了,而今天他拥有的一切,都是老板给的,所以,如果老板安排他们去死,他毫不犹豫就会去,因为老板会告诉他,家里的一切都给安排好了,老婆孩子都会有人照顾,什么都不用担心,放心走了就行了。

对于阿棍这样的人来说,老板就是天,老板说的一切都要服从,而且对老板绝无二心,老板说让他去死,他立刻就去,根本都不会想活着,这就是控制思想,听着是不是太恐怖了?

人啊,就是这样的,当年前苏联搞出来一个思想,全世界无数青年纷纷投身进入,倒下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但是你看他们怕死吗?一个个的都是死而无憾,为什么,那还不都是因为思想嘛,所以说,控制思想实在是太可怕了。。。

像阿棍这样的人,在东南亚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缅北地区,每个家族里都养着很多这样的人,越南,柬埔寨,金三角,泰国都有,他们在老板安排的各个领域里潜伏着,你可能都不知道,这些人是多么低调和隐忍,也在各个领域交朋好友,默默倾听着每一个人的言谈举止,他们一个个就像特种兵一样,从小就开始接受各种技能训练,所以他们被称之为”活尸“。

一般来说都是大家族才会隽养活尸,这个跟养杀手不一样,杀手都是为了钱才接单的,如果你告诉杀手,出去干这一单可能丧命,那大部分杀手听完也不会去,他们虽然是亡命徒,但是明知道是去死,他们也不会去,毕竟他们都是求财的,人都死了,那给多少钱有何意义呢,又花不着了,杀手接单是为了赚钱消费,所以他们还是会爱惜自己的生命。

但是活尸就不一样了,老板让他们去,他们明知道是死,也会义无反顾挺上去,说的简单点,比如Z治事件来说吧,干掉对手之后,人必须也当场身亡,你说杀手能干这个活吗?肯定不干啊,你告诉杀手,杀完人你在现场自杀,你看杀手去不去?

阿阳还说,这些人从小就被训练得很厉害,阿阳接触过他们,对他们做事了解一些,之前老板让阿棍盯着一个人,也是网投公司的一个老板,整整盯了两个月左右,阿棍带着四个人24小时跟踪盯梢,那个网投老板这两个月干了什么,所有的秘密也好,他接触了谁,他身边人都是谁,他身边人都发生了什么事,都被阿棍他们用A4纸打印出来了,就这个网投老板下面的主管去会所嫖娼一次,几点进入会所,几点离开会所,到会所里找的几号技师,花了多少钱,中途接没接电话,接电话说了什么,这些都一一被标注得清清楚楚,你就想象一下吧,这帮人有多心细,用了两个月时间,把一个人摸得清澈见底,你说吧,这个网投老板还敢耍什么花样吗?肯定不敢啊,所有的信息都被人家掌控着呢,有一点点风吹草动,直接就被人消失了。

这就是东南亚大家族的内藏实力,就跟一个军统局一样,不是万事俱备,不是牢牢掌控所有的细节,那么这些大佬岂不是危险了吗?今天这个人研究怎么给大佬搞一下,明天那个人研究怎么给大佬搞一下,那时间一长不就乱套了吗,所以说,对于陌生面孔进入缅北的各个地区,从一进来的那一刻,基本就被盯上了,当然,那些被骗来干网投的人员除外,我们这里说的是有点小实力的人物,只要一踏入他们的领地,基本都会被人盯上,不想搞小动作还好,如果想要搞点什么事,基本就会被提前收拾干净了,这就是实力,别看缅北地方不大,但是,那些大佬可谓是耳目众多哦,要不然人家怎么几十年如一日的当大佬呢,那也是地方一霸,必然是心思缜密,没有哪个人可以大大咧咧的成功,背后有很多不见光的东西,只是不接触他们,就永远不会了解这些而已,你不接触不代表人家不存在。

听阿阳一说,我当时就茅塞顿开,是啊,那些什么网逃,杀手,吸毒者算什么?那些人可都是有致命弱点的。。。

吸毒的人被毒品控制着大脑,根本就做不出大事,只要毒品一吸上,那就什么都忘记了。。。

还有那些网逃,杀手什么的,一个个都是追逐利益的,他们更谈不上忠诚二字,他们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钱,今天你给的钱多,他可以帮你做掉你的对手。如果明天对方给钱多,他们拿着钱就可以送老板上西天,他们的眼里没有老板,金钱才是他们的老板,他们也完全没有忠诚,在他们眼里,只有金钱的利益。。。

但是像阿棍这种人可就完全不同了,因为他们从小思想就被人控制了,一直控制到他长大成人,一直控制到他娶妻生子,而他所拥有的一切,包括他的生命,都是老板给安排的,所以潜移默化里他也完全信任他的老板,更是对老板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后来我才得知,阿棍的老板也有网投公司,而阿阳之前就一直跟他老板合作,后来洗丢了一笔钱,大概有300多个,然后阿阳被关起来了,吐出来200多个,好像现在还欠了100多,而之前合作的时候,阿阳也对阿棍不错,经常给买一些东西,但是出了这样的事,阿棍为了逼迫阿阳赶紧还老板的钱,所以对他下手特别狠。

在这里大概关了差不多半个月,他们把我卖了一个什么单位的人,那个人又把我带到这个集团的诈骗公司。

现在他们又要耍花样了,最多再给20来天时间,如果做不出业绩来,他们又要把我转手卖了,我现在变成猪仔了,就这样卖来卖去,价格也越来越高

我现在是真后悔来到缅北,虽然国内各种行业内卷挺严重的,做什么都不好做,但是,在国内不会有任何危险,更不会被当成猪仔卖来卖去,可是,一切都无法回归了。。。

我特别感叹,现在两鬓斑白的我,竟然被诈骗公司囚禁在这现代版监狱里,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实在是太想念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了,这可真是一步错步步错,想要回头已经物是人非了。。。

在缅北果敢老街这里,我甚至连求救的地方都没有,我有时候看着公众号写柬埔寨和菲律宾金三角那些网投公司,看到他们那边还有政府出面协调救人,还有很多像我这样的猪仔被营救出来,我真是羡慕嫉妒啊,感觉他们真的是太幸运了。。。

可是,在缅北这都是不敢想象的,缅北虽然紧邻云南,但是一个边境就好比是一道生死门。

往前走一步进入云南境内,那就是生。。。

往后退一步就是缅甸北部,那可能就是死。。。

这可真是现实版的生死门,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人,永远都不会懂得,现在你们在国内那种自由的生活,对于我们来说,那简直就是一种奢望,我祈求上苍给我一次被救的机会。。。

如果我能平安回国,这辈子我都不会再出来了,我一定在国内好好做点事,哪怕就是收破烂,我也要回国内收,因为回国就代表着平安。

这就是一个圈套,我根本就是莫名其妙,变成他们的提款机
这就是一个圈套,我根本就是莫名其妙,变成他们的提款机

手机也没收,身份证也被拿去。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