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16岁少年被骗到柬埔寨,转卖过程上演湄公河大逃亡。。。

【爆料】16岁少年被骗到柬埔寨,转卖过程上演湄公河大逃亡。。。



我是今年八月份在国内被一分高薪工作所吸引,当时招聘的公司说是招募出海打鱼的工作,月薪15000人民币,而且包吃包住。


听着这个诱人的工资,于是我就心动了,因为疫情的原因,我在老家已经很久没有赚钱了,想着打鱼的工作虽然辛苦点,但是能有那么高的收入也是值得的,也许有人看到这里会觉得我说这些都只是借口,其实还真不是,因为本身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外面还有负债,这两三年的日子过的太苦了,基本都是入不敷出,国内又找不到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想要改变现在贫困的状况,也只能选择背井离乡了。。。

因为招聘的人事先都安排好了,他告诉我,这一路上的费用都是公司来负责,让我这一路听话照做就行了,好好配合随行的人,接着我就先来到广西钦州,在这里看到了那个所谓的领路人(蛇头),根据招聘人的指示,我全程就听这个蛇头的安排了。

在钦州短暂停留了两天,又等到了几个人,当时又过来了七八个人,就这样我们一行10个人左右,在蛇头的安排下,然后就从广西偷渡到了越南,到了越南那边有越南的蛇头带领,我们一行人上了一个箱货汽车,又继续从越南开往柬埔寨,最后进入柬埔寨西港中国城。。。

到了中国城我才知道,我被骗了,根本不是招聘出海打鱼的人,而是博彩公司招聘,可是有句话说得好,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在知道自己上当受骗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不能离开了。。。

当时刚进公司就签了合同,我看到我的赔付单是30000多美金,公司也说了,不管你们是怎么来的,是自己愿意来的,还是被人骗来的,再或者说被人绑架卖进来的,统统都一个结果,那就是留下来好好工作,在这里没有法律可言,园区里的规定就是法律,如果想要离开也可以,按照赔付单上的金额赔付就可以离开这里,如果没有钱,那就只能好好工作,多做业绩赔付给公司。。。


听公司这么说,我知道没有别的办法离开了,只能在那里先安稳下来,要不然又如何呢,中国城外面什么样大家也都知道,四周都是高墙电网,层层都有持械的保安把守,想要从中国城里逃出去,除了临街的跳楼以外,剩下的就几乎不可能有机会逃跑的,第一次出国,语言也不通,哪里和哪里都分不清,自然也就不敢有逃跑的想法,没办法了,只能即来之先安之吧。。。
不过我也算是有点运气的,因为我是8月份偷渡过来的,刚到公司没几天,正好就赶上了柬埔寨开始严打贩卖人口,而重点打击的地区就是西港,那段时期的媒体几乎天天都在报道,今天西港六扇门查封了哪个诈骗园区,明天又搜查了某个诈骗园区,看着那段时间的阵势,确实有点轰轰烈烈严打的意思了,尤其是中国城,因为臭名已经传遍了全世界了,所以必须要开放,但是公司都是提前接到了消息的,这边还没有开始搜查之前,公司就开始组织人撤离。

9月18日之后,公司搬到一个铁皮房里躲了大概二十天,这个躲避的期间,公司让我们在酒店吃饭,酒店的管理毕竟没有园区里那么严格,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应该能逃出去。。。

大概是十月几号,我在酒店寻找机会,那天看着保安看守不严格,我和公司同事一起逃跑了,因为我也是刚来柬埔寨一个多月,哪里哪里都分不清,在这异国他乡更是举目无亲,我只能跟着同事去他朋友那里,他朋友是在泰柬边境地区波贝小城。。。

到波贝之后,我跟同事就住在了他朋友那里,大概过了二十天左右,我们也不好一直麻烦他朋友,毕竟我们身上都没有钱,吃喝住都花他朋友的,这样确实太难为情了,都是堂堂的七尺男儿,咱也不能就这样占人家的便宜啊,于是我和同事一商量,还是要出去找个工作先做着,至少要先养活了自己,然后等着机会再回国,毕竟我们都是偷渡来的,不可能正规渠道回国的,也不敢去移民局排队,据说高峰时期想要进入移民局,也要花费几千刀的好处费才行,如果真有那么多钱,我就直接走小路回国了。。。

于是我们就在飞机群里找工作,当时找了一个夜场当保安的工作,工作的地点是在西港,负责招聘的人跟我们说的是1000美金一个月。我跟朋友就在波贝找了一个车去西港,晚上大概七点到的西港,那边的人开着一辆白色现代来接我们,下车的时候他们帮我们给了波贝到西港的打车费,然后就叫我们上车,我清楚的记得,时间是11月8号。。。

然后司机开车到一个别墅门口,告诉我们这里就是员工宿舍,让我们先进去安排一下自己住的房间,听他们这样说,我们就跟着进里面,结果刚一进来,他们把门一关,就把枪和电棍拿出来。。。

我一看这情况,坏了,这是碰上绑架了呀,我当时就想跑,可是他们大概六个人全部冲上来打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呢,脑袋瞬间就被他们拿着甩棍敲破,头皮被撕开很长一个口子,一直都流血不止,鲜血都模糊了双眼了,然后我就不敢反抗了。
他们这伙绑匪叫我们蹲下,然后就把手铐给我们反手拷上,眼睛也给带上口罩,随便拿了一条毛巾就给我头破的地方一包,然后说,我们不会伤害你们,从现在开始,你们只要好好配合就行了,我们也不是绑匪,知道你们身上也没有钱,一个出来找工作的能有钱吗?有钱人能来夜场当保安吗?我这里要求很简单,也不用你们家里出赎金捞你们出去,就是需要你们去园区上班就可以,如果上满一年就免赔了。。。

绑匪当时告诉我们赔付是15000美金,也就是100000人民币,我和朋友连连同意,因为也不敢反抗啊,在那样的场合下,你不同意又如何呢?这帮人上来再毒打一顿,那还不是得同意么,我来了这里没几天就听同事说了,在这样法律不健全的地方,即便是再能硬抗,被人家打死可能都白死,在柬埔寨这里冤死的中国人还少吗?有几个真正得到了公平公正的对待了呢。。。

当天晚上绑匪就联系公司的人把我们送到了柬埔寨与泰国边境一个叫奥多棉吉的园区,当时我们身上的所有物品,包括手机都是被没收了。大概开车开了八九个小时才到了那个园区,刚一进去就被关在一个房间里面,园区的人说我们需要隔离48小时,我们一车同行的还有两个人,听他们说也是被这伙绑匪强迫贩卖过来的,其中一个男孩是2006年出生的,才仅仅16岁。。。

说实话,之前我就听说过柬泰边境这边有个奥多诈骗园区,就是小编上个月报道过的那个,一个月有几名中国人被打死的园区。

听以前的同事说过这里,如果被卖到奥多园区就好比进了一座现代版监狱,这里整栋楼都是禁足的,日常只能在一栋楼内活动,连下楼都是一种奢望,而且这里天天都会有人因为各种原因被打,被电,被虐待,我真没想到,刚刚逃出狼窝,竟然又被卖进了虎穴,可是除了对未来充满了恐惧以外,我们现在丝毫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只能心里暗中祈祷,希望自己还有机会能离开这里。。。

就这样,我们被安排在房间里隔离,公司派了两个人守着我们,到了十号下午,进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外号叫阿伟,他问我们,是不是愿意上班?

说我们没护照,现在柬埔寨打击没有护照的,所以要把我们这些没护照的人都送去缅甸的总公司。

同时他还叮嘱我们别想着半路逃跑,因为路上押送我们的人都有枪,如果发现半路逃跑,他们就会直接开枪打死埋掉,看着他说的很轻松,但是我们知道,他可能不仅仅是恐吓,押送我们的人,可能真的有枪,而且这一段路异常凶险,真要被枪杀可能随便就会被掩埋掉了。。。


晚上十一点半,公司的人就把我们送到了泰国边境,然后蛇头带我们偷渡,因为奥多本身就在柬泰边境,大概半个小时我们就到了泰国。。。

到了泰国境内之后,我们先被关进了一个小房间,里面有6个人,后来得知这6个人是老挝人,待了几个小时之后,我们被催促着出发,他们一共是开着两辆车,一辆黑色阿尔法,一辆白色suv。。

在泰国这段期间,押送的人不让我们上厕所,也不能抽烟,全程都死死盯着我们,大概是早上五点半左右,我们到了湄公河,这里是泰国与老挝交界的地方,押送的人让我们上了一条小船,准备偷渡去对面的老挝。

当时我们是四个人上了一条船,开船的就一个人,当时我就有了想法,这是个好机会,毕竟我们四个人,而船上就一个开船的人,如果这个时候不跑路,到了老挝可能就没有机会逃跑了,我们都听说缅甸那边的情况,如果一旦被卖到缅甸,那这一辈子都可能没有机会回家了,不行,坚决不能去老挝,我深知如果过河到老挝,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逃跑了,于是我跟另外三个人对了一下眼神,随后小声嘀咕了一下我的计划,听完以后,他们三人心领神会,毕竟谁都害怕被卖到缅甸,传说中那地方生不如死,比地狱都难受的地方。。。

大概船开了二十分钟左右,回头看着押送的人已经看不到我们了,于是我们强行让开船的人赶紧把船靠边,当时那个开船的人特别意外,可能他不知道我们是被绑架贩卖的,最初以为我们都是自愿偷渡的人,看着我们四个人像要跟他拼命的架势,开船的人也怂了,是啊,他就赚取一点点的运送过河的费用,根本不值当跟我们四个人玩命,于是他按照我们的要求,把船又开到泰国的岸边,在停靠的那一刻,我们四个人马上逃跑。

跑了半个小时左右,眼看着天已经亮了,我们几个研究了一下,现在这里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而且诈骗公司押送的人一旦知道我们逃跑了,肯定会带人来追杀我们,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行了,那就是在泰国报警,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机会被救。

于是我们找到了当地村民,跟他求助,因为语言不通,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沟通明白,淳朴的村民得知我们是被人绑架到这里,准备强迫把我们运到老挝之后,立刻就帮我们报了警,然后我们就被带到了当地移民局。
后来来了一个翻译,这个翻译是位泰国人。他是做签证业务的,一直在帮助我们。他说,我们的情况如果承认非法入境就要被罚款,然后尽快会遣送我们回去,如果是以绑架买卖人口报案,那就要等待很久,当时我们都想着能早点回国,于是我们就签了。这个翻译大哥人很好,他还帮我们在泰国交了罚款,四个人罚款16000泰铢。

后来移民局也找到了那两辆车,还有我们在奥多棉吉见到的不知道是蛇头还是老板的那个人,移民局把他的护照信息调出来让我们指认,看了他的照片,我们直接就指认了,非常确定就是他。。。
后来我们就一直在移民局里关着,到了昨天才把我们送到曼谷移民分局,进来后才知道这里的情况,六七十平的房子住了七八十人。在这里干什么都要花钱,而且价格都很贵。听他们在里面的人说,正常遣返的话,大概需要三个月左右。

但是在这里待下去实在太难受了,这里的环境实在太差了,而且我们也是被绑架的,也是受害者,我们并不是自愿偷渡来泰国的,是被诈骗公司的人强行贩运到这里的,如果不是因为我们拼命选择逃跑,现在已经被卖到缅甸的诈骗园区里了,说到底,我们总归是受害者呀。

所以我们现在也发出求助,看能不能有人帮帮我们,我们想要早点回家。。

我们都是被人骗到柬埔寨的,到柬埔寨就被卖到了诈骗园区里,如今又被贩运到泰国,因为想回家才选择拼命逃亡,因为想回家才选择报警求助,可是没想到进入移民局以后,需要那么久才能遣返,现在我们身上也没有钱 这里换钱很麻烦,而且还要收取十个点的手续费,今天借了一个手机跟家里人报平安,家里人给我打了一千人民币,买了一个二手手机。

这里的日子太难熬了,现在在曼谷移民局里回想自己出来这一趟的经历,才三个月多月,我的人生就经历了无数次过山车,今年8月份被人忽悠偷渡到柬埔寨,到了就被卖到中国城诈骗园区,刚上班没几天,柬埔寨就开始严打人口贩卖,然后公司搬出中国城,后来躲在酒店里运营,我们找机会跑出来,去到波贝同事朋友那里躲避,再回西港找夜店保安的工作,结果再遇到绑匪绑架,再给卖到奥多棉吉的诈骗园区里,又遇到柬埔寨移民局查奥多园区人员护照,结果因为我们这些人都是偷渡的,所以再次被奥多诈骗公司老板贩卖,让人持枪押送我们偷渡到泰国,准备强行运送我们进老挝,再给我们贩卖到缅甸诈骗园区,可是我们在船上那一刻,又神奇般的经历了一次生死大逃亡。。。

对于从来没有出过国的我来说,三个月经历了从国内偷渡到越南,从越南偷渡到柬埔寨,从柬埔寨偷渡到泰国,差点从泰国偷渡到老挝,再从老挝偷渡到缅甸,我拿着地图一看,如果真要被卖到缅北果敢老街,那不就是云南边境了么,看着地图我不禁哑然失笑,我这是不是相当于自己给自己划了一个圈呢?看似非常简单的任意一个环节,其实我都透出无尽的侥幸,如果有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我可能都没有机会回家了。。。

经历这一次算是大彻大悟了,去TMD境外高薪招聘吧,东南亚这几个地区,没啥好地方,看看这几个国家吧,各个都是黄赌毒遍天下,诈骗犯和绑匪的犯罪天堂,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人可能不会理解,但是真正经历过以后才知道,哪里都不如家里好,最后希望自己和另外三个伙伴都能早日回家吧,最小的那个小伙伴最可怜,那就是个孩子,今年才16岁。。。
如果有人能提供爱心帮忙,可以让我们早点被遣返回家,我们将感激不尽。。。。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