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港逃出后,他每天做噩梦梦到诈骗集团内打人惨况,“他们说想搞死一个人很容易”

从西港逃出后,他每天做噩梦梦到诈骗集团内打人惨况,“他们说想搞死一个人很容易”

据港媒《香港01》报道,柬埔寨、缅甸等东南亚国家此前因大量涉人口贩卖的电信诈骗集团活动而引起广泛关注,受害者遍及本港、台湾、大陆乃至东南亚甚至非洲。有成功出逃的受害者向记者揭露,专做「香港盘」的诈骗人员如何利用精心设计的话术、人设骗取港男港女信任,若对方不肯投资,便利用裸露照片和视频威胁对方就范。

曾被网友骗进柬埔寨西港诈骗公司的D(化名)9月成功出逃,今年6月到8月,他在一家专门骗香港人的诈骗公司工作。本身来自内地的D,该公司共有500至600人,大多数员工以及老板都是大陆人,「但据说幕后老板是台湾人」。

仅在其所在的办公室,每日人均诈骗额可达5万至6万港元,总诈骗额逾50万港元。

去年成立的民间援助机构、全球反诈骗组织(GASO)志愿者陆向日此前透露,柬埔寨曾有约10家诈骗公司专做香港业务。D所在的公司旗下有多个「代理线」(即代理商),以香港和台湾作诈骗目标,几个代理线加起来每月诈骗额可达一亿港元。

D指,公司诈骗员会假扮「成功人士」,在Facebook、Tinder、Coffee Meets Bagel等交友平台上寻找目标,每天嘘寒问暖来建立亲密关系,再适时提出他们在数字货币上的「业余投资项目」骗取钱财。

情骗+投资加密货币

「基本聊天聊了两三天以后,有些女生就会对这个人有感觉,所以说什么话,大多数女生都会相信。」诈骗员随即发各种数字货币的盈利情况截图,「正常情况下一般三天的时候,那些女生都会相信:哦,这个真的赚钱。」

数次骗取「投资金」后,骗徒还会编造出银行卡保证金、购买数字货币税等理由来继续压榨:「然后那些人(受害者)想着,哎呀,我的钱都在里面了,我要是不给,钱都取不出来了,都会听了他们的话,又去存个几万……」

骗款从开始的几千逐渐变成数万,D回忆称,听说的被骗最多的一名受害者前后共汇款超过70次,总额达50-60万美金。

港男成裸照威胁目标

裸露照片、视频是这些情缘和投资骗案当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比如说我跟一个网友网恋……那我问你要一些(照片、视频),让你去脱衣服、做一些事情,一般情况下女生是愿意做的……这种方式是为了让这个女生更加爱他。」D解释称,这也会证明受害者已经完全沦陷,「那基本上你下一步(骗)投资是没有问题的」。

在社交或交友APP找目标

网络情缘骗局不仅限于女性,D称,该公司要求每位员工每月最低业绩为5万美元,不达标则可能被毒打,但针对男性的投资诈骗难度更高:「香港的男生比较抠门」、相较于女性在投资上更理性,骗徒有时为了业绩达标,会威胁对方公开裸照,甚至会把视频卖给情色网站赚钱,亦可能「资源再利用」、拿去欺骗其他的受害者:「因为公司他不管你发不发(到网站)、威不威胁人家,公司只要钱。」

由于大多数人不会说粤语,诈骗者往往装成刚来香港的台湾人、新加坡人:「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不会让你投太多,他还会假装关心你说:『哎呀你少投资一点』,显得要像是为你着想一样。」

D说,他在公司负责「引流」工作,利用在Instagram上面搜寻到的有车有房的、高富帅照片,再以假名字、职业、香港地址等包装出来的人设,在Facebook、交友程式Tinder、Coffee Meets Bagel和Omi上寻找目标,获得了对方的WhatsApp再转交负责骗财的「主聊」。他又指,部分平台虽然需要人脸识别来注册账号,但却仍然可以在个人资料中使用其他人的照片,给了骗徒漏洞。

据香港警务处最新统计,今年1月至9月警方接获「网上情缘」骗案共1,176宗,涉案金额超过5亿港元。

保安局:仍有4港人人身自由受限

随着今年8月本港媒体大量报道东南亚诈骗营,港人警戒意识增强,D称到了8月底,公司人均诈骗额降到了每日2-3万港元,使得不少诈骗员面临业绩压力、天天被打。

据港府保安局,由今年1月截至11月20日,香港的执法部门(包括入境处和警务处)共收到46名港人的求助个案,其中42名港人已确认安全,当中30名已回港及10名无需进一步协助及跟进,而专责小组正积极协助其余2人回港。其余4人中,2人现身处缅甸,2人身处柬埔寨,人身自由报称受到限制。

扮病出逃再落圈套泰国求援获救

D在2020年从中国内地来到柬埔寨金边工作,疫情爆发以后,他因患有肺结核、核酸检测常常出现假阳性而难找工作,所幸获得一位朋友帮助,在对方家中暂住,后却被骗进了西港的诈骗公司,在求援的过程中两次被转卖。

在第一家诈骗公司,他佯装自己肺结核病发:「因为我这种这种病啊,他们不敢要,然后又会传染」,没想到却被卖到另一家公司。

两次被转手后,遇上柬埔寨政府与中国在柬合作执法机关在西港「清场」,大量诈骗集团开始迁往缅甸, D成了第一批转移的员工:「当时经过那个达府(泰国城市)…….就在一个超市那里停车、换车的时候,我就跑出来了。」

D记得那是9月1日,离被骗进电骗公司已经过了两个多月,在柬埔寨经历几次报警却反被公司发现、引火上身后,终于在途径泰国时获救。

直到不久前,他还会做噩梦梦到诈骗集团内的人打人的情景:「我就是怕人家来报复,那些老板在国内也有势力,他们说想搞死一个人也容易。」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