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浙江人的柬埔寨十年

一个浙江人的柬埔寨十年

浙江宁波人老林第一次到柬埔寨,是在2013年。

老林在国内是个木工,当时,朋友跟他讲,柬埔寨的机会很大,可以过去看看。

没做多想,老林便随朋友一起来了柬埔寨。

到了金边后,老林和朋友就到处逛,考察市场。几圈走下来,老林的感受是,在柬埔寨有很多生意可以做!

不过,老林不是那种冲动、冒险型的人。他没有马上做决定。

2013-2014年间,老林在中国和柬埔寨之间,多次往返,跑了好几个来回。到了2015年,老林觉得差不多了,总算把柬埔寨的市场看透、看懂了,可以甩手干了!

来来回回看了两年,老林和他的朋友看中的项目是在柬埔寨搞土特产,就是把柬埔寨农民手中的土特产收上来,然后给免税店供货,做的是二道贩子的买卖。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土特产的买卖折腾了一年的时间,老林和朋友就萌生了退意。

为什么?

老林说,这个买卖的规模太小了,起不来量,挣不了几个钱。人累得很,不挣钱,那有什么意思?

来来回回看了两年才决定下来要做的项目,结果折腾一年,便歇菜了。老林当时也是十分心灰意冷。

接下来怎么办?打道回府?还是继续死磕柬埔寨?

正在老林犹豫彷徨之时,西港的一个老板向老林伸出了橄榄枝!

2016年,正是西港房地产市场起步阶段。当时,第一批到西港要盖楼做买卖的老板们,找个工程队、联系个供应商很费劲。因为,中国人还不多,选择面非常窄。

在国内干了多年木工的老林,因为有这个基础,在当时的柬埔寨,就算得上难得的人才!所以,有老板就联系到了他,起初把木工给他,后来,让他承担了整栋楼的装修工程。

那个时候的西港,热钱正在疯狂涌入,结账不成问题。老林凭这个业务,在西港挣了一些钱。

尝到甜头后,老林决定就在西港干,继续挣钱。随后,他在西港注册了一个公司,承接各类装修工程,同时也兼营房屋、土地、报建等中介买卖,忙得不亦乐乎。

老林说,那个时候的西港,很是让他怀念。那时候,经常能看见牛在马路上晃荡,晚上玩到两三点,一个人走路回家,啥事也没有。什么绑架、杀人,从来没有过,治安好的很,根本不用考虑人身安全问题。谁也没想到,后来成了这样子。

2017-2018年,老林在西港又接了不少活儿,买卖干的风生水起,日子过的也相当滋润。

老林在西港的公司,当时的西港,太多人在做同样的业务和买卖

不过,不正常的西港房地产泡沫,最终被818禁令刺破。此后,老林在西港的生意一落千丈,再也不复往日般红火!

818之后,几经折腾,老林的生意依然难以有起色。此后,疫情来袭,情况更是雪上加霜!

思考再三,老林决定暂时撤离西港,北上金边发展。

在金边,老林逐渐开始接到一些业务,日子慢慢又有了起色。去年,老林又搞了一个灯具厂,从国内拿货组装,面向柬埔寨市场销售各类灯具。经过一年多发展,高峰期也雇佣了十多人从事生产,给一些工地供货。

从第一次来柬埔寨算起到现在,已近十年。这十年间,老林娶了一个本地华裔女性为妻,成了一个在柬埔寨有家的人。这十年间,老林从一个对柬埔寨了解肤浅的菜鸟成长为现在对方方面面情况都非常熟悉的老柬漂。十年漫长,又弹指一挥。这十年间,老林得失皆有,但他不恋过往,毅然纵情向前。

老林的灯具厂,是前店后厂的模式,老林生产、销售两肩挑。

我想与老林多聊,问问他作为一个老柬漂,对当前经济形势的看法,对未来柬埔寨经济前景的看法,对以后西港发展趋势的看法… …有好多好多问题,想听听像他这样的身处市场中的踏浪者、过来人的看法。

不过,老林显然不是键盘侠,也不是口炮党,他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扯那些淡。他以前是个木匠,现在是个做工程的粗人,还是卖灯具的老板,他不会也不愿意宏大叙事、高谈阔论,他只认一个道理:脚踏实地,埋头干活。

是的,脚踏实地,干就完了。路,都是人走出来的。

老林跟我说,你要真有心,帮我推广下灯具,在柬埔寨买灯具的,可以找我,个人用,大批量采购,我这里都有!

老林说,从国内采购灯具零部件在柬埔寨组装,这样首先物流体积成本就少啦,价格方面就有优势,而且也能质量保障!因为我工厂就在金边,注重产品品质,品质有问题,随时可以找我的工厂!专注品质,在柬埔寨点亮万家灯火,这是我的宗旨,也是我的理想。

老林还说,另外,我还想着把灯具工厂规模扩大,未来要走得更远,靠我一个人不行,所以,如果有懂灯具的,对这个事业有兴趣的,也可以和我联系,探讨下是否可以一起干事业!

好吧!在柬埔寨买灯具,找老林。老林的灯具厂找懂灯具行业的、志同道合的合伙人、事业伙伴,你感兴趣?也找老林!

严重警告:禁止复制本站文章
(您可以转发页面链接给朋友)

Social Media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